您的当前位置:新闻首页 > b股 > 正文

股市的系统论思考

来源:华股财经 编辑:华股编辑 时间:2019年02月23日 03:04:07

原标题:股市的系统论思考

前文——我的戾气和你的自由

写了一篇《股市如河,牛市如涂》放在小鹅通里付费阅读,很多人就不爽了。有的说老金已学坏了,掉进钱眼了;有的说老金现在戾气重了点,每每要扯上些篇幅述说与粉丝的争论,不同意见才造就丰富天下,何必求一统呢?

老金深感好笑。

码字20多年,就奉献来说,有谁比老金更慷慨,更不吝啬,更多的(价值就不谈了)?不是没人劝我不要太认真——股民嘛,马马虎虎,跟他们淘淘浆糊就可以了。也不断有人替我感到惋惜——化了无数的时间精力还是金钱,获得的一些知识,就这样轻易奉献出来了。老友应健中曾对我说,金学伟啊,你太不知道你的无形价值了!

但我从没觉得有什么可惋惜的。因为人的价值可以从商业角度去衡量——这是现今社会的主流,也可以从社会角度——对社会和对他人的贡献上去衡量。两者之间,我会选择后者。用老友瀚民的话说,金学伟从来不按商业价值,只会按自己喜欢做的去做事。

股市无私属。一种方法、一种知识、一种模型,不会应授予了他人,就失去了自我使用价值,除非是那些条件很苛刻的程序化交易模型。如果一种方法真的因使用人多了,而失去价值,我也会很快找到新的方法,新的规律去替代它。我也是我从不吝于“授人于鱼”同时也“授人以渔”的原因。

包括本公号的设立,其实也是想在最后几年的股市生涯中,把过去的东西系统地梳理一遍,呈现给读者。

但,正是这个公号让我看到,善意的付出不一定会得到善意的反馈。对有些人来说,你付出,是你该的,他得到,是他该的。然后,一旦你说的不是他想要的,就开始吐痰,开始抨击。你不是我,你不会看到后台的种种留言。如果我们换一个位置,你心理会爽吗?你还会如此淡定地撮着牙花子,轻飘飘地说一句丰富天下吗?

求一统?我跟谁去求一统?我到别人领地去跟别人讨论、争论了吗?从来没有。因为那是别人的私属地,别人没邀请你,征求你的不同意见,别人是在自说自话,在奉献自己的智慧和知识。有所得,就赞一下;有共鸣,就和一句;不赞同,我也会从中发现它可学习和借鉴之处;实在想表述一下自己的观点,就正面地“我认为……”。这才是学习精神,自由和民主精神。胡适之说“自由之精神,独立之人格”,你看过胡适去和别人争论,和别人刚怼吗?从来没有,除了赞许和提携。

自由和民主精神,不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而是要分场合,尤其是要分公私。如果提出的是一种权利主张、事关公共利益、公共政策,那么,辩论是该的。如果对方是在奉献他的知识,他的成果,那么,不说感激,最起码是要以同样的尊重精神对待自己和他人,至于有位粉丝理直气壮说的“你写了,不就是让人品头论足的吗?”,显得非常无知且无耻。没有这个分野,其结果就是,谁认真谁倒霉,谁贡献谁该应,我吐痰,我自由,你反对,是你错,如此,整个社会才会真正充满戾气。连这点都不懂的话,就别来充什么大好佬、大头鬼了。

和粉丝的争论?那就来说说是什么样的争论吧。

去年初,我写了蓝筹股的估值问题,写这个话题是为了说明蓝筹股的价值牛已经到位了。一位粉丝勃然大怒,在后台连续向我发出了近十个质问,还说这是因为错过了蓝筹股行情,酸葡萄心理。开始我还向他解释,后来我只能回答“对不起,关门不小心夹着了狗尾巴”。后来我又写这类话题时,就把它复述了一遍,以此说明价值评估也是有多种方法的,关键是要了解这一波行情的性质和条件。

第二个被我扯出来的是“皮之不存”先生。这是我的长期粉丝,曾经在我提示下,在一个股票上三进三出,赚了不少钱——每一波都是翻倍以上的盈利。但是,N多年来,从没一个打赏,也没一句赞许的话,唯一的一次留言就是讥嘲,“你号称基础分析派,岂不知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我不需要感恩,但最起码,对这样一个对你有过帮助的人,第一次留言就是这种自我感觉好得不知多好的嘲讽的话,是我不能容忍的。那位戾气先生,你能容忍吗?更可笑的是,我怼他一句后,他不想想自己是用什么语气说话的,还气呼呼地说他很失望,走了。有些人就是责人甚严,对己甚宽,凡事都从别人身上找不是。这位戾气先生据说也是我的老粉丝,我想,好坏也从我这里得到点助益吧?但也是从没说过一句赞许的话,第一次留言就是批评。呵呵,好一个戾气先生!你很大气,只是这种大气是要求别人的!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个观点既是错的,也关系到我们对股市全局的认识,是必须要予以解读的。既然要解读,就必然要扯出观点的起因,否则不变成老金发神经,得臆想症了?

还有一个被我扯出来的是说“美股是检验中国大神的试金石”的那位。我说我不是大神,他反问“难道美股不是中国大神的试金石吗?”而且美股拉一条周阳线,他就说一遍。直到美股大跌,验证我在2018年初的判断后,才不做声了。不过后来他给我发消息,表示了他的歉意,希望我不要跟他计较。那是美股跌到最低点,我说美股下跌的第一个目标位已经达到,其后美股大涨后。

又一位被扯出来的是说减持的那位。当时,持有相同观点的人不少,包括一些经济学家、大V,同时它也涉及底部判断问题,所以我就说点赞的人多,我就来回答。结果获得了几百个点赞,老金只能打破“不再公开发表对股市具体看法”的戒条,写了几篇,从对减持的实证分析到走势框架分析。从开始“如何保证1849点不破”的责问,到后来我写相关的文章,他反反复复咬住减持,“只要有减持,就……”,“只要减持,就……”来一次反驳我,直到我烦不过了,说“如果你是来辩论的,那就是免了”,还又回了一句“反正,只要有减持……”,才罢休。难道我不该在文章中扯上几句?难道这是戾气先生说的争论?这是不得到和自己相同的观点誓不罢休!何为求一统?这就是求一统——求别人的观点和自己的观点一统。

更可笑的是,还有求别人的方法和自己的方法一统的人,这就是我在《股市如河》中提及的,因为我坚持要走他说的邪路,就愤懑离去的那位。

其实,我这人在思想观念方法理论方面包容度是非常大,否则不会成为杂家。只要是正面阐述自己的观点,我都会照转,即使不同意,也不会加以反驳。哪怕我以为自媒体的“自”字决定了它的私属性,不是拿来谈论的园地。

事实上,即使研讨会有一个“讨”字,只要没有分组讨论这个环节,演讲者也会遵循各自表述,互不相干的态度。直接在演讲中去驳斥前面的观点,是极其不礼貌,极其没有绅士风度的。98年我去济南参加一个关于人民币汇率的研讨会,由于我在前面演讲中表达了人民币只有升值压力,没有贬值压力,预期人民币对美元的合理比值在6.6比1左右,遭到了后来演讲的3位经济学家的大力批驳,有人态度还非常严厉,声色俱厉,陈述各种人民币必然贬值的理由。晚上宴会上,我和这几位经济学家坐在一桌,从头到尾,我都没有就他们的观点提出过任何一点异议。到了敬酒环节,很多与会者端着酒杯走过来,那几位经济学家以为是向他们敬酒,纷纷站起来,谁知大家视若无睹,直接绕过他们,到我面前,敬酒,“金老师,你的观点是对的,我们都赞同你”。我以为,这里虽然有共鸣的因素——因为我的理由全部基于常识、常理,也有对那几位经济学家的无理行为表示不满的成分。

可以这么说吧,正是这几年的公号写作,让我看到了人心的某些晦暗,领略了公地悲剧,感到了没有围栏的草坪,就是任人践踏、任人索取,然后又任人吐痰、丢垃圾的地方。最初,我是想通过不再发表对股市的具体看法来赶走一些人,但后来发现,依然不行。很多人骨子里就缺少一些东西。后来,也是一位粉丝向我推荐了知识星球——小密圈,使我终于下决心走上“知识付费”之路。在小密圈的1年里,传授知识,表达自己对投资的观点,成为真正的快乐。至于密友们的感受如何,我想,“物超所值”,“别人一个毫无含金量的课程就好几千,你一年才不到2000”,“本周(2019年第一周)将产生年内第一波反弹,真是神来之笔”,就是最好的评价。

该怎样就怎样吧,事实只是再一次告诉我,公开的园地不值得说任何实用有价值的东西。

正文——股市的系统论思考

上周我们从股市年均涨幅和经济年均增幅角度,讨论了底部的合理性问题。它既不是传统的技术分析,也不是以因果论为主的基本分析,而是建立在“经济理性”基础上的一种基础分析,属于天道论的一部分。它和我们前几周讲的2478点以下就是本次调整的“低价圈”,以及998点以来波浪形态的框架性分析结果具有高度一致性。

从系统论的角度说,它也是一种以存量为主、增量为辅的分析模型。

任何一个系统都是由存量和增量2部分组成的。存量是大头,增量是小头。存量保持了系统稳定,是系统赖以存在的生命基础;增量则提供了系统活力,或增强,或减弱。存量越大,增量对系统的影响力越小,效果显示的时间延迟性越强,系统的稳定性越强。

我们对系统现状的把握、前景的评估,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对存量和增量关系的认识及其处理。

这种关系几乎体现在所有层面。

工业化早期包括我国建国头30年,经济波动很大,在正增长和负增长之间大幅波动。但越到后来,波动越小。对此,经济学家们普遍归结为制度的进步和治理方式的改变,这当然是对的,但并不全面。

如果只是制度和治理方式问题,那为什么清朝会成为2000年封建制度下经济最平稳的朝代?制度没有改变,管理的方式也没根本性变化。从系统论的角度说,唯一的变化就是经济规模极大地增大了;产品的种类更加丰富多样,尤其是一些关系民生的如玉米、红薯、棉花的引进与普及;生产单位数量增多,经济领域扩大。一句话,是存量——经济规模的存量、产品种类的存量、生产单位的存量、经济领域的存量变大了。它增加了系统稳定性,增量波动对系统的影响力减弱,影响速度延迟;提高了系统内部结构的复杂性,使“刺激→反馈”过程变得更加复杂,更不容易受单一因素影响;也提供了更多的“生态位”,是系统的适应力增强。

因此,光从制度和治理方式等“外部施力”因素去考察是不完整的,还得考虑系统本身状态,这样的评价才是恰当、完备的。

还有,很多改革都要从基层开始,从“试点”开始,不能靠“一道令下,全面铺开”,原因同样和存量、增量的关系有关。旧的制度方法体系是存量,新的制度方法体系是增量。增量是给系统注入活力、注入新的动力的;存量是保持系统稳定的。存量大置换、大换血式的改革,即使方向对、路子对代价也十分巨大,弄不好就是大翻盘。58年人民公社运动、前苏联休克疗法,就是正反两方面的教训。

反之,从试点开始,从小范围试点到更大范围试点,不仅可取得经验,检验对错;更重要的是,从系统论角度说,它能较好地兼顾系统的稳定性,让新制度从旧制度内部慢慢生成起来。这也是一种进步主义做法,而非革命性做法。革命,不管是什么颜色的,社会成本和社会动荡都十分巨大。这次去美国,我可以从亲朋好友的言谈中,隐约感受到他们对特朗普革命的忧虑。美国200多年的建国史,一直行走在进步主义路线上,现在突然出现了一个“伟大领袖”式的革命政治家,有点不适应。

在投资方面,我们也时时遭遇存量和增量关系。现有的价格状态是存量,预期的上升空间是增量;现有的价值是存量,预期的成长是增量。大多数的投资失败或失意几乎都和没有处理好存量与增量的关系有关,不是过于地关注了存量——形态坚实底部坚实或估值低,忽略了增量——实际的上升动力上升空间或成长空间,就是过于地关注了增量,而忽略了存量。

——这是自作的一个木构件,它揭示了中国古建筑抗震、抗风,数百年不倒的奥秘。三根木头,从不同方向用榫卯互相交织咬合,装上了,就再也拆不开来了。这是中国古代工匠的奇思妙想的杰作。前2天曾想把它拆开,拍个图示,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却始终只能让它松动,无法让它分解。如果把这个木构件看作一个系统,那么,它至少可给我们提供几个系统论解读:整体大于局部之和;各单体的结构多样性、方向不一致,生态位的差异化,以及不同力量的互相制约、互为限制,是系统稳定性的必要条件。从这个角度说,中国最有可能的风险来自对步调一致、定于一尊的过于强调,它会从根本上影响系统的稳定和韧性。

从股市年均涨幅和经济年均增幅角度考察底部合理性,也是一种存量和增量关系分析。

从1994年到2005年,经济的年均增幅9.14%,它是一种存量。不管这种存量以有形的资产形式,还是以无形的盈利能力、技术、经验、商誉、客户资源等形式存在。如果我们承认1994年的325点是合理的,那么,在预期增量还会以更大的、超过10%的比例增加情况下,股市底部以略超10%的复利增长也就是合理的。在这里,存量提供了大头,预期增量只提供了很小部分。

同样道理,从2013年到2018年,我国经济的年均增长6.9%,这已转变为存量部分。未来的预期增长多少是增量,它固然重要,因为增量减少意味着系统整体扩张动力下降,还意味着经济结构性调整加剧,会对很多公司产生重大负面影响。但说到底,它只是增量比例减少,不是绝对存量减少。德内拉·梅多斯在《系统之美:决策者系统思考》中做个一个形象比喻:一个浴缸,盛了很多水,只要不把出水塞子拔掉,仅仅把进水龙头关小,那么它所影响的只是水增加速度减缓了,而存量是不会因此减少的。换句话说,经济增长率的下降,不会减少底部合理性。13年1849点后,我说当估值(存量)和宏观经济增长率(增量)打架时,最后胜出的一定是估值,道路也在于此。

在《系统之美》中,德内拉·梅多斯还引述了这样一段话来反映很多宏观分析者的不足:总是对今天予以太多关注,对历史给予太少重视;对增量予以太多关注,对存量给予太少重视。有些宏观分析者有很高的学识,很高的智商,很高的学历,唯因缺少系统思维,一木在前,不见森林,所以往往会在最重要问题上出错。

存量决定系统现状、系统位置,当我们考虑增量减少对股市的负面影响时,存量便构成它的限制因素,让我们的悲观有一个合理边界。

增量决定系统活力和未来状态。其“增强回路”在增强还是减弱,对系统未来和演化,起决定性作用。当我们立足底部,预期未来市场的走势和高度时,增量减少便构成它的又一个限制因素,让我们的乐观也有一个合理边界。

这就是系统论给我们提供的一种思维。

有粉丝想加入我的小密圈,但由于小密圈排版系统不理想,决定从3月起搬迁至小红圈,故没有接受加入小密圈申请。需加入者可点击文后的

阅读原文

加入

金学伟之说股论道

谢谢!

责任编辑: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华讯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讯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Copyright大连华讯投资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2491324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