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新闻首页 > 华讯独家 > 正文

上市之际 居然之家背后的股权之谜还未解开

来源:华股财经 编辑:华股编辑 时间:2019年03月12日 17:25:30

原标题:上市之际 居然之家背后的股权之谜还未解开

项乾君按:居然之家借壳武汉中商正在进行的如火如荼,如若成功上市,黄冈商人汪林朋将由昔日的国企干部,一跃成为363亿估值的上市公司老板。

从1995年成立,到如今成为家居行业第二,即将借壳上市,成为市场热议的对象。而其背后的创始人张雷的遗产官司,又被重新挖了出来。

这场关于居然之家前身的遗产继承纠纷案高达3600万,至今都没有一个明确的结果。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张雷的妻儿与姐姐在其死后二十余年中纷争不断?又是什么原因,让居然之家落手旁人?

这中间的故事恐怕比我们想象得要曲折得多。

居然火灾——出身未捷身先死

1993年1月11日,在严寒三九的北京,众人都在忙着迎接除夕的来临,张雷与孙维华(Wendy Sun)携手走进民政局,成为了一对幸福的新人。次年,两人唯一的女儿Ivy出世了,也许是为了让女儿受到更好的教育,孙维华带着女儿在美国生活。

中国人讲究先成家再立业,为了让妻子和女儿过上幸福无忧的生活,张雷决定创业。结婚第三年年底,时值1995年中国改革开放北京的房地产市场发展得如火如荼,张雷便与朋友徐广宇、高京商议一起拿出2000万,共同创办一家大型装修建材市场。这就是居然之家的前身——居然装饰城(居然集团)。

根据三人签署的《股份制合作企业设立协议书》,张雷担任董事长,投资720万占股36%,高京投资680万占股34%,徐广宇投资600万占股30%。1996年新年的第二天,张雷一拿到工商部门的核准文件,便将这个喜讯通知了远在美国的妻子,但有一个秘密,直到去世他也没来得及对妻子坦白。

转眼到了1998年10月27日,北京进入了干燥的深秋,已经妥善经营了两年多的居然装饰城迎来了它的最后一天。这一天,一场大火席卷了整个装饰城,董事长张雷不幸葬身火海。这个悲伤的结局将遗产纠纷拉开了序幕。

得知噩耗的孙维华痛不欲生,但远在美国的她不能第一时间返回北京,张雷的父母年纪也大了,她只能委托当时在国内生活的姑姐张燕平帮忙料理后事。

张雷出事后第2个月,同为出资合伙人的徐广宇突然把自己手中的30%股份转让给了张燕平,这笔股份在当时约值人民币3000万元,但徐广宇仅收取了60万元的转让费。

大家都以为,与张雷关系密切的徐广宇,是为了慰藉老年丧子的父母,使其老有所养而做出的善举,却无人知道这关系着张雷生前那个来不及说的秘密。

由于张雷生前并没有留下遗书,根据法律规定,张雷的直系亲属父母,孙维华和年幼的Ivy成为了继承人。1998年12月月底,他们共同签署了《遗产继承协议》,约定张雷在居然之家的36%股份的集成比例。由于这批股份属于张雷夫妇的婚内共同财产,孙维华和丈夫共拥有18%,另外18%分别由母亲曲某继承9%(含父亲放弃继承的4.5%),孙维华和女儿Ivy各继承4.5%。这一年Ivy才4岁,依照法律母亲孙维华将监管女儿的这部分股份直到2012年女儿成年。

劫后居然——一波未平一波起

居然装饰城毁于一场大火,孙维华失去了结婚仅5年的丈夫,年幼的Ivy失去了还未清晰留在记忆里的父亲,但谁也无法让时间像火灾熄灭一般停止下来。

张雷去世的第二年,为了将居然之家继续下去,孙维华、张燕平和高京共同拿出8100万成立了北京居然装饰城发展有限公司,张燕平持股63%,孙维华持股27%,高京仅持股10%。孙维华和女儿返回美国生活,这时居然之家的实际控制人是张燕平。

1999年新成立的居然之家开始改组,6月张燕平说服了孙维华,将两人持有的居然之家90%的股份转让给商务部旗下的中商集团和华联集团,居然之家摇身一变成为了国企。身在大洋彼岸的孙维华委托张燕平代为处理股份转让事宜,并在委托书中明确要求出让价格不得低于130万美元,如果实际出让价格高于130万美元则张燕平应该将多余的金额也返还给孙维华。

2000年的11月,居然集团被工商部门吊销了营业执照。从这一天起到现在,原居然集团的清算工作至今都还没有完成。

最终,现居然之家股东之一的全国华联商厦联合有限公司,以3820万的转让费接手了北京居然装饰城发展有限公司90%的股份(即上文提到的张燕平与孙维华手中的股份),孙维华分得了其中1080万元的转让费,却仍在第二年将姑姐张燕平告上了法庭。

居然如此——休将往事更平章

就在孙维华签署了股份转让委托书的2个月后,孙维华无意中得知了一件事,这件事正是张雷生前未来得及告知妻儿的那个秘密。原来当初创办居然集团时,徐广宇并没有钱和朋友共同投资办企业。或许是因为张雷兄弟义气,又或许是徐广宇自身拥有技术或客户资源,总之当年协议上所记载徐广宇的600万出资其实是张雷拿出来的,而徐广宇当时拥有的30%股份仅为代持。

得知这个消息的孙维华震惊不已,她不由想起丈夫去世后一个月,徐广宇就以相当于白送的价格将自己的股份转让给张燕平的事情。但如果徐广宇仅为代持,那这个转让手续是否合法有效呢?这笔股份是否也应该像张雷的其他遗产一样,合法分给自己和女儿一份呢?

孙维华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些,正在她举棋不定之际,她收到了自己的那一份股份出让所得——1080万元。对数字敏感的读者相信不难发现,1080这个数字并不是3820万按持股比例分配的结果,这中间无端少了66万元。此时,女儿已经即将成年,为了自己和女儿将来的生活,更为了给亡夫一个交代,还原整件事情的真相,孙维华在得知消息的两年后还是将姑姐张燕平告上了法庭。

2011年4月25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案件,判决张燕平返还孙维华66万元转让费及期间利息,驳回了原告孙维华的其他诉求。但到了半年后的11月,仍有匿名网友透露,张燕平并未将这笔钱还给孙维华,而孙维华也向上级的北京高级人民法院递交了上诉。

上诉后这个案件却突然从公众视野中淡出了,直到2017年3月27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才再次受理了这个案件,这一次张燕平、徐广宇都没有到达现场。但从法院的判决书中我们得知,在2011年的法院审理中徐广宇已经承认了其名下的600万出资为张雷所有,法院也依次做出了相应判决——确认了徐广宇名下600万出资为张雷所有,但却没有明确判决当年徐广宇转让股权是否合法有效。判决后张燕平上诉至北京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但上诉原因仅为对原审判法院执行范围的质疑,并未触及核心事件,北京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也驳回上诉维持了原判。

至今这个案件并没有其他进展爆出,按照2017年的判决,徐广宇当时出让给张燕平的30%居然集团股份,其实应该视为夫妻共有财产,那么其中15%本身应该为孙维华拥有,而剩余的15%也应该按照协议由法定继承人均分。按此计算孙维华应该持有49.5%的股份,则当年股份转让的所得远远超过法庭所判决的1146万。这笔遗产究竟最后能否被张雷的妻女继承,如今也成了世纪之谜。

——END——

免责声明:本文(报告)基于已公开的资料信息或受访人提供的信息撰写,但项乾及文章作者不保证该等信息资料的完整性、准确性。在任何情况下,本文(报告)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责任编辑:

相关推荐:

栏目分类


华讯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讯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Copyright大连华讯投资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2491324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