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资转型生死时速 监管手段“道高一丈”

2016年09月22日 09:42:00 来源:互联网
字号:T|T

  浙江某业内知名的游资大佬,因为操纵一只小盘股股票,不仅受到证监会的巨额罚款,而且被要求前往深交所罚抄交易规则。这位游资大佬在此事之后,便下定决心告别短线操作模式,转身定增市场。

  2016年9月13日,中国证监会公布了最新一项对操纵市场案的行政处罚决定,知名游资“大佬”肖海东因控制使用7个账户,操纵12只股票价格,非法获利1341万元,被证监会计罚没5365万元。

  对肖海东的处罚并不仅仅是个案。据上海证券报统计,今年以来,仅中国证监会正式公布查处的操纵市场案件已有17起,涉及个人24名,机构3家。在已公布的17起案件中,没收非法所得及罚款计逾15.6亿元,其中受罚最重的个人被罚没计5.2亿元。

  谈及游资,不明就里的中小投资者们常常是又又恨:的是有游资参与的个股往往短期涨势凌厉,其中诞生了大量的暴富故事;恨的是被操纵的股票暴涨之后常是暴跌,贸然参与进去亏钱的概率远大于赚钱。而去年以来,随着市场监管的进一步常态化、精细化和专业化,曾经风光无限的游资操盘手们越来越感受到彻骨的寒意,昔日游刃有余的江湖也变得日趋逼仄。

  是继续顶风作案?还是就此退出江湖?或者艰难转型求生?已经成为所有游资不得不面对的一道选择题。

  监管手段“道高一丈”

  近年来,游资操盘手们已普遍感受到,监管层针对操纵市场案件的监管手段正在不断走向专业和高效。

  在肖海东操纵市场一案中,监管机构通过比对7个账户彼此间资金来源与去向、证券账户委托下单使用的交易地址,以及肖海东本人出入境记录和航班信息等要素,掌握了肖海东何时、通过何种交易方式操纵12只股票的事实。信息掌握之全如同亲眼所见。

  游资操盘手老吴也对上证报记者坦言,自己纵横A股市场十多年,今年以来遇到了真正的挑战。老吴是深圳某券商营业部的特大级客户,资金量高达几十亿且喜欢短线高频交易,他在营业部有一间气派的大户室,专门雇了四个年轻的交易员。老吴从不讲究基本面,过往多年他的手法简单粗暴但非常有效:尾盘拉涨停,第二天高开几个点就走人。就靠着这种手法,老吴每轮行情均收益不菲,2015年大涨中,更是盈利几倍。

  但今年以来,老吴的生财之路已经被堵住了。“只要在尾盘拉涨停,营业部铁定第二天会打电话来告知,交易所的监管函已经找上门来了。甚至有几次,我还收到了账户被限制交易的通知,只准买不准卖,前天拉涨停就算白努力了。”老吴坦言,在受到几次监管关注后,目前已经心灰意冷,暂时不想短线操作了,未来准备看看再说。

  老吴的说法道出了许多游资操盘手共同的心声,二级市场投资监管的常态化和精细化日益加强,让“涨停板敢死队”这样的赚钱模式难以为继。据一位券商经纪业务部的负责人介绍,目前,根据违规的严重程度,交易所会发出关注函、警示函和限制函,短线资金一旦稍有强拉股价的异动,就会引来监管关注,如果一意孤行置之不理,则将面临账户被封的可能,如果违规程度严重的话,甚至还会被立案侦查。

  上述人士还透露,交易所通过多个指标进行盘面动态监控,只要某只股票的股价异动,便会很快找到短线资金所在的相关账户,并且自动发函到该账户所在的券商总部,由券商总部通知营业部,再由营业部通知到相关个人。

  以往,在股票异动受到警告或者限制后,游资往往会变换马甲账户,规模庞大的游资所动用的账户多达几个甚至十几个,这些关联账户往往来自亲戚朋友。然而,从近期证监会公布的操纵市场案件行政处罚决定书中透露的信息来看,游资操盘手使用哪些账户,资金如何划转、如何交易,都被监管层查得一清二楚。希望借助马甲账户掩盖操纵市场的事实,只是游资的一厢情愿。

  “监管部门正在梳理最牛散户的清单,已经筛选了多个牛散代表人物及其亲属的关联体系账户,后期将进一步深化和完善牛散名单,并对其进行研究,加强可疑账户监控。”某接近监管部门的人士透露。

  旭诚资产总经理陈赟表示:“在监管大数据面前,一切都是透明的,目前监管部门的手段非常犀利,比如IP地址、MAC地址、通话记录、出差记录等等,均可以认定账户之间的关联关系。现在监管部门打击市场操纵等违法行为的决心和力度都很大,顶风作案的游资们非常危险,奉劝还是不要心存侥幸为好。”

  而深圳某资深游资人士总结认为,近十几年来游资所形成的操作模式绝大部分已不再有效,无论是打涨停板、事件驱动或是押注重组借壳等模式均已不能形成跟风,依靠短线炒作获取盈利的困难大大提升。

  正在逝去的游资时代

  以“涨停板敢死队”为特征的游资作为一个特殊的群体,于上个世纪90年代末开始引发市场关注,徐翔是其中的代表人物,其操作手法是通过大单封住涨停的方式,吸引散户跟风,第二天高开时,便趁机出货。

  2014年之后,一些新生代游资开始崛起,他们胃口更大,猎食的对象已经不是小盘股,而是专门盯住大盘股。“大盘股容纳的资金量更大,有利于大资金进出,在杠杆时代,大户自有资金会迅速放大,两三个大户外加杠杆资金,便足以影响到一只大盘股走势。”深圳某大户坦言,2013年之前,游资锁定的目标均是小盘股,而2014年到2015年的大涨中,游资的目标转向了安全边际更高的大盘股。

  “八年一万倍。”2015年4月16日,新生代游资“赵老哥”高调发帖,“今天是值得纪念的一天,资金终于上了一个大台阶,感谢中国神车!!!”。据市场人士透露,网名“赵老哥”的游资操盘手于2015年4月初通过放大资金杠杆,大手笔建仓中国中车(时名中国南车),仅两个星期盈利就高达5亿元以上,而在这短短两个星期中,中国中车涨势凌厉,期间拉出了7个涨停板,外加其他小阴小阳,股价接近翻倍。2008年,“赵老哥”还是个在校读书的学生,而在中国中车受狂热资金追捧刷新历史高点之后,“85后”的“赵老哥”资产已经超过20亿元,让他实现“八年一万倍”暴利的核心法宝正是游资惯用的短线“打板”模式。喧哗声中,以“赵老哥”为代表的游资悄然全身而退,中国中车的股价却在迎来历史高点后一路向下,目前的价格仅有历史高点的四分之一。

  2015年下半年,A股经历巨震。痛定思痛,市场大幅波动所暴露出的种种问题得到管理层的高度重视和快速应对。2015年10月,证监会对特力A股价操纵者开出超过10亿元的巨额罚单,部分敏感的市场中人此时已经注意到了监管风向转变给市场风格带来的变化。柒福投资董事长叶刚就表示,从特力A庄家被罚巨款起,庄股时代已经结束了。

  事实上,自2015年年中以来,监管部门加大了对操纵市场行为的打击力度,几乎每月均有几起对市场操纵者的行政处罚案公布,瞿明淑、彭旭、叶飞、孙国栋、马信琪等在资本市场上呼风唤雨的人物均现身其中。游资界的代表人物徐翔2015年11月被抓,更是令游资群体深感寒意。

  “徐翔被抓,即使不意味着游资时代的结束,也是一个重要的风向标,市场风格或将发生重大转化。”深圳部分以短线为主的资深投资者感叹,“以内幕和资金优势来影响股价的风险太大了,大数据无处不在,需要思考下一步应该何去何从了。”

  而据上海证券报记者了解,浙江某业内知名的游资大佬,因为操纵一只小盘股股票,不仅受到证监会的巨额罚款,而且被要求前往深交所罚抄交易规则。这位游资大佬在此事之后,便下定决心告别短线操作模式,转身定增市场。

  是谁成就了游资

  描摹华尔街生态的电影《大空头》借一位金融界前辈之口发出谆谆教诲:“你可以赢在比别人快,也可以赢在比别人理解更深入,但不能赢在欺诈上。”

  然而,如果深入解剖游资吸金术,不难发现,借助资金优势,通过制造耀眼的连续涨停K线图,吸引普通散户跟风,进而将筹码倒给广大散户,这样走在欺诈边缘,以收割散户为盈利手段的操作模式,正是游资发家致富的“核心技术”。

  以近年来游资反复炒作的板块之一浙江金改为例,龙头股浙江东日曾在2012年4月期间有两倍的涨幅。

  张伟(化名)亲身经历了这场疯狂,2012年3月28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设立温州市金融综改革试验区,浙江金改概念就这样拉开了序幕。张伟3月29日便动用了1000多万元在涨停板位置吸货,暴涨的个股迅速吸引了各路游资和散户资金跟风,浙江东日迎来连续三个涨停。但此时才是上涨的开始,4月12日到4月18日期间,浙江东日又拉出五个涨停板,张伟决定逢高出货。而此后,浙江东日又拉出两个涨停板。

  “浙江金改板块的崛起,是游资界‘有三必有五,有五必有七’打板潜规则的肇始,一旦行情点燃,各路资金会参与其中,推动个股短时间内暴涨,2015年大涨中,‘一带一路’等概念板块也是复制了类似的上涨路径。”张伟说。

  短线高频交易出身的旭诚资产总经理陈赟在2004年毕业后,就选择了职业化的证券投资之路,他经历过从普通投资者到游资又到机构投资者的完整过程。他向上海证券报记者详解了游资交易行为的主要特征。

  陈赟说,投资技巧就像一层纸一样,点破了就一通百通,识破这些所谓庄家的手法并不难,这些庄家操纵市场都免不了三部曲,建仓、拉升、出货。“建仓细单慢吸,手法温和,不想被市场察觉,拉升时要快速脱离成本,所以常常选择尾盘大量买入,这样动用资金最少,而最高位出货的时候,庄家则通过大量的对倒、频繁挂撤等方式吸引散户注意。”

  “游资对什么样的题材会反复炒作?我总结了几个规律要点:一是题材规格要够高;二是题材是史无前例的;三是具有板块性;四是相关个股人气活跃。”陈赟这样总结。

  成就“赵老哥”“八年一万倍”的中国中车正是当时市场大热的“一带一路”概念。从游资的思维来看,工程建筑板块、能源板块中的多家公司符“一带一路”概念,容易形成板块效应,调动市场人气。但单纯的概念并不能为相关上市公司带来实实在在的业绩增长,炒作退潮后,留下的往往是一地鸡毛。

  从上个世纪90年代末徐翔在股市崭露头角,到2015年中期,历时十多个年头,“涨停板敢死队”为何能长期存在?

  一位游资人士直言,游资的过人之处,在于其对散户心理的把握,散户的特点就是喜欢跟风,缺少独立思考,只要有拔地而起的K线,有牢牢封住涨停板的大单,有华丽的概念,就能引发大家对于更高行情的遐想。每轮股市暴涨,尤其是市场见顶阶段,均能看到开户数暴增,大量新入场的投资者不假思索地追逐着市场最热门的概念。“散户有着极强的羊群效应,只要游资助推,就能形成市场最火爆的概念板块”。

  分析人士认为,监管部门对部分游资操纵市场等行为的从严监管意义深远。其一,过去若干年来,涨停板“敢死队”模式带来妖股横行,投资者希望赚快钱,不屑于基本面分析,劣币驱逐良币,资本市场难以有效配置资源。从严监管带来投资理念的转变,有利于发挥资本市场资源配置功能;其二,游资的横行使得A股市场出现明显“破窗”效应,资本市场参与各方不愿坚守市场规则,而监管部门从易于被市场感知到的游资开始整肃,有利于A股的规则建设,提振市场参与各方的信心。

  不平坦的转型路

  在监管重压之下,短线盈利模式受阻,转型成为许多游资的现实选择。知名游资“大佬”章建平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

  章建平曾被称为“中国第一游资”,由其控制的“方文艳”账户2009年7月因为多次出现严重异常交易行为,先后在“万科A”、“ST生物”、“中关村”等多只股票交易中通过大笔集中申报、连续申报、高价申报或频繁撤销申报等方式涉嫌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交易数量,而被深交所采取了限制一个月交易的监管措施。

  今年7月26日晚间,乐视网披露了其定增方案的认购方,章建平认购金额高达11.2亿元;今年4月底,东方财富也公告了其向4名特定投资者发行配售股票,章建平获配金额近8亿元;章建平今年年初还参与了联络互动的非公开发行股份认购,认购金额近9.6亿元。这意味着,章建平今年以来在上市公司定增的投资金额已经达到29亿元。

  在业内人士看来,章建平在游资界的资历和水平不亚于徐翔,章建平的大手笔将资金投于定增,显示部分游资领人物正在从以往“打板”盈利模式中脱身而出,着眼于更长远的价值投资。

  一位同样因市场操纵案受到证监会处罚的游资人士,也已经告别了短线交易模式。他向上海证券报记者坦言:“那次处罚触动很大,我当时的手法其实也是庄家时代大家的共用手法。受了处罚,我认识到原来可以做的事情,现在行不通了,我付出了学费,也得到了教训。我们团队核心人员其实早就实现财务自由了,因为热这个行业才留在市场中,我们都还年轻,未来投资之路还很长,没有必要再冒风险。”

  从“短线打板”模式转道中长线投资,对游资来说也是一场不小的考验。一位已经深度参与一级市场的大户表示:“以前我从来没有焦虑过,因为短线的模式安全程度非常高。只要市场不好,我马上可以离场。但做了一级和一级半市场后,经常会陷入莫名的焦虑中,因为产业所涉及层面的复杂程度,远非二级市场可比。定增需要锁定一年的时间,也不知道二级市场一年后的状况。”

  深圳某游资则表示,自己以前从来不做调研,现在则会将大量时间用于调研,没有调研就不敢长线持有一家公司。“定增需要锁定一年以上,没有深入的挖掘和前瞻的眼光,就不会有勇气拿出数亿元真金白银参与一家上市公司的定增。”这位游资界人士表示,“目前公司从电子、医药等实业端招聘了多位研究员,进行产业链的研究。”

  除了转做一级市场外,量化投资也是一些私募青睐的转型方向。旭诚资产总经理陈赟就表示,正计划将其在实战中积累的几十种的逻辑策略量化,而量化策略将使得其管理产品的资金容纳量更大,净值波动也会更稳定。

  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如果说在资本市场的草莽年代,游资们能找到灰色地带“一展身手”,如今他们传统的盈利模式无疑已逐渐走到了尽头。历史车轮的隆隆声正在游资身后不停催促,“生存还是死亡”,留给他们思考的时间其实已经不多了。

文章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将立即删除!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
华讯投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