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新闻首页 > 快讯 > A股 > 正文

岷江水电逆势翻番 宁波大量拖拉机账户涉嫌坐庄

来源:华讯财经 编辑:华讯编辑 时间:2018年12月05日 02:47:12

原标题:岷江水电逆势翻番 宁波大量拖拉机账户涉嫌坐庄

注册在宁波的大量拖拉机账户集中扫货数千万股岷江水电,不仅远远超过5%的举牌红线,更是实现控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为什么会有这种股票?它到底是不是A股……”11月初,上海某职业投资者看到岷江水电(600131)自6月底以来一枝独秀逆势翻番,完全与A股市场持续单边下跌、加速赶底的运行格局截然相反。

这只股票过去4个多月以来累计涨幅已经超过120%,而同期上证指数累计跌幅一度高达12%以上。水电行业龙头白马股长江电力(600900)累计跌幅高达18%以上,涪陵电力(600452)、黔源电力(002039)等质地更好的同类水电股普遍跌幅在15%-25%左右。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岷江水电有着不同寻常的市场表现呢?

界面新闻深入调查发现,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凯募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宁波凯募)、南华期货银叶3号资产管理计划(下称银叶3号)等集中注册在宁波的大量拖拉机账户集中扫货数千万股,这些“宁波帮”账户合计持股数量远远超过5%的举牌红线,已经实现对岷江水电控盘进而成功坐庄。

股价的莫名暴涨让岷江水电第二大股东坐不住了——合计持股比例16.47%的新华控股及其全资子公司新华国泰,计划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不超公司总股本2%的股份。由此,岷江水电股价一度跌停。

“宁波帮”涉嫌拖拉机账户坐庄

事出反常必有妖。根据2018年三季报披露,岷江水电前十大流通股东中扎堆出现了多家新面孔,合计持股数量较2018年6月末的持股数量增加了3540.43万股,占流通股的比例高达8%以上。

其中,宁波凯募、宁波大青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宁波大青)和银叶3号等三家新进机构分别以1010.22万股、888.40万股和543.98万股位列第7、8和10大流通股东;还有两位自然人朱冬菁、谷兰香分别持股1130.41万股和577.89万股,分别位列第6和9大流通股东。上述5家合计持股数量高达4150.9万股,占总股本的比例高达8.23%,剔除不得参与市场短线交易的前五大股东合计占比高达51.35%的筹码,这笔新进筹码占实际流通股比例接近17%。

界面新闻记者调查发现,上述5家神秘股东中,朱冬菁、谷兰香和宁波大青等3家除了岷江水电外没有其他任何持股记录;而宁波凯募也只有在2017年9月30日、2018年6月30日曾经短暂出现在标准股份(600302)、亚太科技(002540)等两家股东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持股数量分别高达140.65万股和373.18万股;银叶3号则是一家阳光私募基金,在银叶3号三季度新进岷江水电543.98万股的背后,还有一家银叶5号二季度已经新进300万股。

进一步调查还发现,宁波凯募2017年三季度新进标准股份的同时,扫货标准股份的还有宁波本地的另外3家机构——宁波鼎升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宁波鼎升)、宁波鼎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宁波鼎元)、宁波梅山保税港区皓泰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宁波皓泰),以及一家浙江本地的机构德清智荣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德清智荣),持股数量分别高达944.53万股、595.55万股、223.20万股、140.65万股和207.39万股,加上宁波凯募共5家合计持股数量2111.32万股,合计占总股本的比例高达6.1%。

工商登记信息层层穿透后,宁波鼎升和宁波鼎元均为杭州紫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杭州紫潭),并最终指向了上海银叶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银叶)及其背后的幕后主角。

其中,宁波鼎升和宁波鼎元均注册于2016年上半年,登记住所地为紧邻的宁波北仑区梅山大道商务中心十五号办公楼220室和213室。作为宁波鼎元出资比例96.77%的股东,宁波紫潭久盈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宁波紫潭)2016年5月26日承接宁波鼎升股东——自然人周文珍21900万元的出资额,占比99.5%,但短短一个月以后迅速由自然人陈岗承接该笔出资额,并退出了宁波鼎升的股东名单。

在宁波紫潭的出资人股东名单中,上海恒淳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上海恒淳)、杭州紫潭和自然人余欣的出资比例分别为99.7%、0.25%和0.05%,认缴出资分别为20000万元、50万元和10万元。而上海恒淳直接持有上海银叶10%的股权,上海银叶是银叶3号和银叶5号的投资顾问。

同时,除了同步操作了标准股份外,德清智荣还与宁波鼎升于2017年二季度开始连续四个季度同步操作了众合科技(000925.SZ),同步操作的账户还有杭州浩诺众圣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该机构背后是杭州华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更进一步穿透则同样指向了上海银叶及其创始合伙人谭中市、刘浩等人,还有谭中市等人背后的华宏资产及其旗下多只基金产品。

除此之外,尽管宁波大青表面上看没有任何交集,但该公司2018年5月18日刚刚注册成立便迅速斥资数千万元扫货岷江水电,并且登记住所同样是在“宁波帮”其他账户以及杭州紫潭旗下大量公司登记住所地扎堆的宁波市北仑区梅山大道商务中心办公楼,整体操作步调高度一致。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账户大批同步集中操作过程中,涉及的账户数量非常多、体系极其庞杂,合计持股比例远远超过5%的举牌红线但均未履行信息披露,利用资金优势坐庄操纵股价的嫌疑非常明显。

更多谜团等待揭开

实际上,类似于岷江水电涉嫌被拖拉机账户坐庄操纵的情形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只是监管不断趋严后这种极为典型而传统的操纵手法越来越少见。

界面新闻记者梳理发现,2012年证监会对陕西西安唐某曾因通过控制19个证券账户操纵航天动力股票价格进行处罚,累计罚没违法所得3.37亿元。

根据证监会披露,2010年6月10日,唐某持有航天动力股票占已发行股份的比例上升至16.44%;2010年6月11日到7月28日,该比例在16.72%至18.24%之间;在2010年6月11日到7月28日的25个交易日中,唐某有16个交易日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证券账户之间交易航天动力股票,总量达到6,573,185股。自买自卖股数量占市场成交量比例超过10%的有9个交易日,超过20%的有3个交易日,2010年7月6日达到32.06%。

同时,在操纵期间的72个交易日内,唐某有52个交易日的交易量排名第一。其中,唐某买入量占该股市场成交量超过20%的有29个交易日,超过30%的有10个交易日,超过40%的有4个交易日,最高达到56.99%。而卖出量方面,超过20%的有19个交易日,超过30%的有9个交易日,超过50%的有2个交易日,最高达到52.79%。

值得注意的是,结合岷江水电近4个月以来的市场表现和股东持股情况来看,与航天动力2010年被唐某操纵期间存在着高度吻合和惊人相似。

对于岷江水电上述情况,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著名证券律师向界面新闻记者指出,近年来已经有了著名阳光私募基金经理徐翔因操纵市场被判刑的先例,但证监会还没有对坐庄操纵股价涉嫌犯罪的案件进行移送公安机关。考虑到当前优化交易监管的整体部署,证监会应当对涉嫌犯罪的案件移送公安机关,加大对操纵市场等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力度,保障市场公平、自由的交易环境。

上述律师进一步指出,根据《刑法》第182条规定,操纵证券市场的情形主要包括,单独或者合谋,集中资金优势、持股或者持仓优势或者利用信息优势联合或者连续买卖,操纵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与他人串通,以事先约定的时间、价格和方式相互进行证券、交易,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证券交易,或者以自己为交易对象,自买自卖,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以其他方法操纵证券市场。

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刑事案件立案追诉的规定,操纵证券市场,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

(1)单独或者合谋,持有或者实际控制证券的流通股份数达到该证券的实际流通股份总量30%以上,且在该证券连续20个交易日内联合或者连续买卖股份数累计达到该证券同期总成交量30%以上的;

(2)与他人串通,以事先约定的时间、价格和方式相互进行证券交易,且在该证券连续20个交易日内成交量累计达到该证券同期总成交量20%以上的;

(3)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证券交易,或者以自己为交易对象,自买自卖,且在该证券连续20个交易日内成交量累计达到该证券同期总成交量20%以上的;

(4)单独或者合谋,当日连续申报买入或者卖出同一证券并在成交前撤回申报,撤回申报量占当日该种证券总申报量50%以上的。

在量刑标准方面,操纵证券,情节严重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岷江水电诡异的市场表现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进入前十大流通股东的“宁波帮”之外,到底还有多少关联账户尚未浮出水面?更多谜团有待揭开。(作者:张扬 文章来源:界面新闻)

编辑:小松

责任编辑:

相关推荐:



华讯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讯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Copyright大连华讯投资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2491324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