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新闻首页 > 快讯 > 市场 > 正文

一级作家成老赖

来源:华股财经 编辑:华股编辑 时间:2019年12月25日 15:04:23

原标题:长城系大败局:老板幼年辍学36岁成一级作家 如今坐拥3家上市公司却变老赖

4亿欠债被诉讼。

据媒体报道,杭州中院12月22日发布微信悬赏令,以1307.69万元高价悬赏两个被执行人赵锐勇和赵非凡,征集财产线索。赵非凡系赵锐勇之子,二人是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长城集团”)的两位股东,同时也是长城影视、长城动漫、天目药业3家A股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据称,此案申请人是建设银行西湖支行,约在2017年陆续向长城系公司借款逾1亿元,现追回的只有两三百万元。今年8月,银行向法院提出强制执行申请,而悬赏执行系杭州法院开始尝试的一种新的执行手段。

时间财经查阅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发现,目前赵锐勇和赵非凡各自有4条被执行信息,都被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了限制消费令。

2018年以来,“长城系”坏消息连连。长城影视子公司股权遭冻结、长城集团遭被动减持并新增轮候冻结、赵锐勇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被深交所予以公开谴责的处分等。此次赵锐勇、赵非凡被杭州中院悬赏,无疑再令长城系公司雪上加霜,或受此今日,长城影视和长城动漫股票双双跌停。

部分律师告诉时间财经,悬赏令实际上是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说明通过法院的查询系统等各种途径都查不到他的财产线索,才会用这种招。

一位电影从业人员士对时间财经称,感觉电影公司体量越大的日子越难过,行业好的时候投资激进一些,谁能想到转眼寒冬,现在除了演员,其他后台的编剧、出品人很大一批在转行,影视公司大把关门。“很多普通演员都接抖音剧情类节目拍摄,朋友圈看到有同行转行卖酒、卖保险。”

时间财经致电、邮件联系长城影视,截至发稿时间暂未获得回复。

展开全文

4亿欠债被诉讼

长城系中,长城影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长城影视”)作为A股“影视借壳第一股”,前身系浙江省文联1997年创办的浙江影视创作所,2014年借壳江苏宏宝上市,成为继华谊兄弟和华策影视之后的第三家影视上市公司。

曾拍摄出《红楼梦》、《武则天秘史》、《隋唐英雄》等多部知名电视作品。但近年来,其作品《家国恩仇记》、《地雷英雄传》、《大西北剿匪记》等都鲜为人知,播放量也不见起色。从其净利润也可见,2016年以来,公司盈利能力急剧下降。

作品不为人知,但长城影视激进的资本运作却为业内广泛关注。2014年长城影视以22.9亿元借壳江苏宏宝登陆A股主板,刚完成借壳上市一个月,公司便公告进行资产收购,分别以1.26亿元、1.84亿元收购上海胜盟100%股权、浙江光线80%股权,切入电影院线广告和电视台广告代理业务。

2015年至2017年,长城影视也是频频斥资进行收购,据长江商报统计,长城影视曾创下4年累计耗资近30亿元参与并购18家公司的“辉煌”。

加之大手笔的收购导致长城影视的商誉和债务齐齐高筑。其2019年三季度报告显示,公司货币现资金仅约3000万元,而负债合计却高达22.75亿元。同时,因公司往年大规模收购,商誉高达9.7亿元。11月29日,长城影视发布《关于部分债务到期未清偿的进展公告》显示,涉及诉讼的逾期债务共计4.21亿元。

12月13日,长城影视控股股东长城集团被动减持340万股,截至公告当日,长城集团累计被动减持93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77%。截至12月13日,长城集团持有的长城影视股份占比为35.35%,其所持长城影视股份累计被司法冻结的股票数占公司总股本的32.37%。公司认为,鉴于涉及上述股份冻结的部分诉讼事项尚未开庭审理,公司实际控制权不会发生变更。

曾号称要打造“东方迪斯尼”的长城动漫操作手法如出一辙,2014年底借壳上市以来,公司先后收购7家动漫游戏类公司,导致其2017年和2018年融资费较2016年的融资费用增长7倍有余。

截止2019年三季度末,长城动漫资产总计82173.39万元,已低于同期84092.74万元负债总额,出现“资不抵债”现象。长城动漫曾在2017年出现业绩小高峰期,营收和净利增长超200%,但随后证监局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披露,长城动漫在这个间存在虚增净利行为。

12月3日,长城动漫发布公告称,新增到期未清偿债务共计512.88万元,占公司最近一期(2018年12月31日)经审计净资产的15.14%。受逾期债务的影响,公司融资能力降低。公司可能面临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等情况。

天目药业是2015年公司处于“内讧”时被长城集团斥资5亿元收入囊中。今年11月,浙江证监局对天目药业下发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揭露,此前长城集团通过天目药业子公司和孙公司账户借款,合计2000万元通过委托付款方式,转入上市公司控股股东长城集团实际控制的账户,且未在公司财务账目体现。上述款项长城集团占用至今未归还且天目药业未披露。除此之外,天目药业还为关联方长城影视违规担保,该事项未经公司董事会审议,也未进行披露。

12月10日,浙江证监局公布了一则关于对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的警示函显示,天目药业项目中存五大问题,公司内控存在重大缺陷。

除了长城影视,长城集团及其实控人赵锐勇、赵非凡所持长城动漫和天目药业股权也被大面积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所持天目药业股份也存在被动减持的情况。

一级作家成老赖

一手建立起长城系,又一手将之“玩砸”的,是一个作家。《杭州日报》曾报道,赵锐勇1954年出生在诸暨乡下一个茅屋中,祖辈世代文盲,小学四年级便辍学了。在乡下十年间,赵锐勇放牛、捡牛粪、拾煤渣。

乡镇企业诞生后,赵锐勇去了诸暨城关一家农机厂做了三年学徒工,月薪14元。赵锐勇工作之余开始文学创作,很快就成了诸暨小有名气的作家。1990年,赵锐勇被破格评为国家一级作家。

赵锐勇1995年调任浙江省文联主办的《东海》文学杂志社任社长兼主编,拉赞助,设“东海文学奖”,据其介绍,第一届金银奖是史铁生和余华。第二届金奖得主是莫言。

1997年,省文联办了一个浙江影视创作所,由赵锐勇操办。当年10月,赵锐勇集资300万元,1998年,影视创作所正式运作,因一步纪录片“共和国之最”获得第一波名声,该片前后在400多家电视台播出。2007年,浙江影视创作所改制的长城影视成一家民营企业。随后长城影视投拍了第一部电视剧《红日》,凭借这一部剧,赵锐勇挣到了第一桶金2000万元。

2005年至2015年的10年,视作中国文化产业的黄金时代,热钱疯狂涌入影视行业。其中不乏房地产公司、煤老板、演员成立影视公司,影视行业约在2015年达到过热状态。

巅峰之后,转势直下。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的赵锐勇也被资本所束缚。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赵锐勇4次被执行,执行标的共计2.3亿元,执行信息中还包含针对赵锐勇的限消令,赵锐勇俨然成为老赖。此前还被证监局出具警示函,被立案调查。(北京时间财经 陈世爱)

责任编辑:

相关推荐:



华讯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讯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Copyright大连华讯投资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2491324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