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资金链研究报告:五大担保圈涉及多股

华股财经 2011年09月23日 16:50:06 来源:理财一周报
字号:T|T

  房企恋上担保融资"筹钱术"

  在银行信贷收紧、地产放贷流程趋严和房企投资力度加大的背景下,担保融资由于其特有的运作时间短、融资成本低以及使用灵活的优势正在成为越来越多的房企所"酷爱"的融资方式。今年以来,各地开发商的担保融资出现了井喷式的爆发,泛海建设(000048)、中华企业(600675)、新湖中宝(600208)、金地集团(600383)、上实发展(600748)、金融街(000402)等知名房企纷纷通过为旗下控股公司、子公司提供担保,母公司、大股东为上市公司担保;企业间互保等多种形式进行大规模的融资。

  从担保的对象上来看,大部分都是公司的控股、参股公司,还有少部分是购房客户或是按揭购房业主。

  以房地产业龙头为例,据2011年半年报显示,万科剔除预收账款后的各项负债占总资产的比例为36.8%,净负债率20.8%,继续保持在较低的水平;持有现金约407.8亿元,相比一季度末提高9.7%,远高于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230.4亿元。

  截至2011年中报期末,万科担保余额101.47亿元,占公司2010年末经审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的比重为22.94%。

  其中,万科及控股子公司为其他控股子公司提供担保余额90.31亿元,公司及控股子公司对联营公司及合营公司提供担保余额为11.16亿元。

  "万科担保的都是全资子公司或联营及合营公司,在以前银根宽松的时候,凭万科两个字就可以融资,现在银行监管严了,对担保的要求也严格了,所以担保金额增长了一些。"万科的总经理郁亮曾如是解释。

  违规担保冒头

  2011年9月1日,山东海龙公告称,公司股票自9月5日将实行其他特别处理,股票简称由"山东海龙"变更为"ST海龙",公司股票日涨跌幅限制由10%变更为5%,股票代码不变。

  公司公告显示,2010年末公司未履行担保程序,同时未履行及时披露义务对外担保(未包括合并报表范围内的担保)所涉金额达4.23亿元,占2010 年期末经审计净资产的43.9%。截至9月1日,公司仍未解决上述违规担保,且2011年上半年公司新增违规对外担保1亿元。上述原因导致公司股票自9月 5日起实行其他特别处理。

  这也不是第一家因为违规担保而受到处罚的上市公司了。

  去年6月8日,一则上海证监局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牵出ST沪科的一桩违规担保。公司公告称,2007年4月,公司原控股股东南京斯威特用于清欠的华美达酒店,在进入公司前,已为南京斯威特关联企业大额银行贷款提供担保。截至2009年12月31日,南京斯威特占用公司资金3.80亿元。

  2010年上半年,深陷巨额债务泥潭进入破产重组进程的ST锦化发布重大诉讼公告,其一口气公布的19个诉讼案件不但暴露了公司近9亿元的巨额债务而被深交所处罚,更将注册地同样位于葫芦岛的另一家上市公司锌业股份(000751)也推到了违规担保泥潭。

  其中的两起诉讼,ST锌业共涉及担保责任3732万元。但是,如果不是ST锦化披露的一纸公告,可能投资者至今也不会知道。记者查阅了ST锌业历年来的相关公告,截至ST锦化披露相关公告的2010年3月22日,并未在ST锌业的相关公告中发现上述两起担保的相关披露。最后查出,锌业股份共有8000 万元违规担保浮出水面。这8000万元的违规担保共分为11次提供,均未履行临时信息披露义务。其中有6笔是为资产负债率超过70%的公司提供的担保,却只经过董事会但没有经过股东大会批准。

  今年5月,ST金化(600722) 曝出的违规担保案,更是用一笔笔的违规担保"谱写"了长达26页的违法事实,虽然证监会未明示公司是否涉嫌利益输送,但从最后处罚书来看,公司不但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还涉嫌虚假陈述,上市公司及多位原高管被重罚,其中猫腻不言而喻。无论是作为放贷企业还是担保方,无论是客观出现问题还是主观存在谋利,最后风险均要由上市公司自身承担,广大股东的利益显然会受到挑战。

  频现逾期风险

  从2010年下半年,随着企业资金面的越来越紧张,担保逾期的现象时有发生,有部分公司甚至因此引至官司缠身。

  其中,2010年8月13日,美利纸业(000815)曾公告公司为东盛科技(600771)提供担保5820万元,为其子公司东盛医药提供担保7495万元,两项担保合计13315万元,已全部逾期。目前公司逾期担保总额为2.34亿元。

  在今年5月,太工天成(600392) 就曾公告披露对外担保的状况,公司对外担保额为9300万元,全部处于逾期状态。而这9300万元逾期担保中的大部分金额,均与一家名为发鑫集团的公司有关。再往深处探寻,其实太工天成与发鑫集团的"渊源"还远不止这么简单。发鑫集团尚拖欠太工天成一笔2.3亿元的原料供应款应于今年年底之前清偿,而发鑫集团目前仅偿还了部分欠款1.54亿元。

  今年6月,胜利股份(000407)曝出违规提供巨额逾期担保案,公司在2010年年报中披露对子公司胜邦绿野提供了2.3亿元担保额度,其中1.4亿元的担保额度已过有效期,但公司未补充履行相关审议及信息披露程序。

  翻阅太工天成往期财报,其经营情况已经举步维艰。公司继2010年全年亏损8819.14万元之后,今年上半年预计再度亏损达2071万元。在这种时候,公司对外的种种财务隐患一旦爆发,其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母子担保"隐忧

  在上市公司不计后果的对外担保中,不乏公司业绩被拖垮,从主板降入ST板,进而披星戴帽,甚至是最后退市的案例。

  担保对象出事而导致上市公司受牵连甚至"代人受过"的情况屡见不鲜。

  ST磁卡去年诉讼不断,均是来自多年前对海卡公司、中贸源等几家公司提供的几笔担保。中关村公告显示,截至2010年6月30日,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涉及诉讼的担保金额为5430.1万元,因担保被判决败诉而应承担损失的金额为5430.10万元,均已在以前年度计提预计负债。

  ST金城(000820) 去年年初还是"金城股份",中报时却由于为金城造纸贷款担保涉诉计提了1.57亿元的预计负债,戴上了ST的帽子,今年4月因连续三年亏损而暂停上市;ST锦化去年初一口气公布的19个诉讼案件,不但暴露了公司近9亿元的巨额债务,也将另一家上市公司锌业股份拽入了8000万元的违规担保泥潭。最终,ST锦化因深陷巨额债务泥潭而进入破产重组进程,锌业股份则被证监会发文警告,并在去年摘帽之后再度步入亏损。

  令投资者担忧的是,这种表面上的财务隐患或已演变为利益输送的一种路径。更严重的是,另一家子公司青岛城投借款8.5亿元也未及时披露,遭到了证监会的责令整改。证监会的整改文件中更是直言,让公司"就其关联性以及借款是否对土地补偿收入确认产生重大影响做出公开说明"。

  担保关系错综复杂

  在上市公司错综复杂的关联方担保圈中,有五种担保类型:上市公司为控股股东提供担保;控股股东为上市公司及子公司提供担保;上市公司为控股子公司提供担保;子公司为上市公司提供担保;上市公司子公司与子公司之间提供担保。

  以金山股份(600396)为例,金山股份的大量对外担保与股东层面的关系是剪不断理还乱。

  金山股份半年报显示,对子公司关联担保11.9亿元,仅上半年对子公司担保发生额1.3亿元,担保总额占净资产比例高达110.12%,期末余额2.5亿元。

  仅今年上半年,金山股份控股股东丹东东方新能源、间接控股股东华电金山能源先后给上市公司及其子公司提供多笔银行贷款,并为其支付社保。

  根据金山股份半年报相关数据,报告期内,华电金山能源向公司支付委托贷款30000万元、支付暂借款4000万元,向金山股份控股子公司桓仁金山支付暂借款500万元,向辽宁华电检修工程支付保证金6.16万元,向国电南京自动化支付保证金63.45万元。

  大股东丹东东方新能源子公司丹东经贸为金山股份垫付社保16.89万元,丹东东方新能源为其垫付社保0.49万元,支付公司暂借款8000万元,支付桓仁金山暂借款1000万元。

  目前,金山股份及桓仁金山已偿还华电金山能源和丹东东方新能源有限公司部分借款,尚有部分未清偿完毕。

  同时,实际控制人华电集团公司向金山股份全资子公司丹东金山热电提供1020万元专项资金,并承诺可以无偿使用期限五年,期满后一次性归还集团公司。

  担保黑洞为何堵不住?

  上市公司融资担保本来是一种正常的经济行为,但现在,中国股市中变相的担保对上市公司、债权银行、股市投资者都具有极大的杀伤力。如何让上市公司走出"担保圈钱"的迷谷?

  担保风险的最大特点是突发性,这一点与经营性风险很不同。担保风险往往会被投资者忽略。担保风险演变成被银行逼债的事实,事前大都无迹可循,因为投资者对被担保企业的经营情况一无所知。一旦事情发生,股价突然大跌,投资者损失惨重。

  投资者可以看一个统计指标:担保总额占公司净资产的比例。如果这个比例过高,则说明上市公司面临的潜在风险过大。

  一般来说,无论担保对象是谁、资质如何,这个比例也不宜超过50%。超过这个比例,则说明公司面临的风险过大,同时也表明管理层控制风险的意识较为薄弱。

  以往案例显示,那些因为担保被拖累的上市公司,担保占比都很高,有些公司的担保额甚至超过了公司净资产的数倍。

  近年来违规担保已经成为银监会等部门重点关注和防范的部分,但是目前的监管和惩治力度,仅仅只是公开谴责,对上市公司进行"ST"处理。这样对于缓解、杜绝违规担保能起到怎样的警示作用呢?

  银行之所以还"青睐"上市公司的担保,是因为在我国的企业群体中,上市公司的资质普遍较高,信用等级也较高。

  担保黑洞之害人人皆知,封堵担保黑洞之心人人皆有,监管部门也做了不少努力,但是效果却不理想。为什么呢?一是打击的力度不够大。二是没打在点子上。在防范违规担保问题上,监管部门总是盯着上市公司,总是在如何规范上市公司行为上做文章。但是,担保黑洞的形成涉及多个主体,上市公司只是担保方,还有被担保方,还有银行,仅靠规范上市公司是无法堵住这个黑洞的。证券市场多年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其实,在封堵上市公司担保黑洞方面,银行应该大有可为。只要银行把好审查关,那些恶意担保就会胎死腹中,也就无法祸害股市了。

  近期,银监会下发了三季度重点金融风险防范的通知,提醒商业银行注意重点领域的风险。值得注意的是,银监会表示,对部分融资性担保公司和小额贷款公司从事高息揽储和高利贷等违法违规行为,将严厉惩办,并防止"担保乱象"向融资性担保行业扩散。

  拆解担保圈:看上去很安全,但只要单笔担保出问题就将导致连环危机

  近期上市公司之间相互担保的现象越来越多,市场担心上市公司的过分亲密会使得某家公司的个别风险扩散成一个"系"的风险,因为金融市场的最大风险就在于它的结构是环环相扣的,一环断,环环断,一旦成了"一根线上的蚂蚱",很有可能影响与它相关联的一系列互保公司。

  目前证券市场中,还有一种现象--上市公司之间相互担保。其原因在于,上市公司一般融资金额较大,普通公司无法为其担保。而上市公司之间相互担保,银行大多能接受,上市公司间也能接受。

  国投信托刘擎告诉理财一周报记者:"目前市场上各种各样的担保圈是上市公司在担保行为频发后,为了寻求安全、互惠,而监管机构又没有有效的监管情况下形成的。它使许多问题债权看上去很安全,使多家上市公司处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局面。只要有单笔担保出现问题就会导致多家上市公司出现危机。"

  上市公司"担保圈"一直是令市场无奈、令监管层头疼的顽疾。理财一周报记者/倪鹏翔

  五大担保圈

  涉及上市公司数量多、担保资金额大

  涉及上市公司代表:ST康达尔、ST啤酒花、ST长运、嘉瑞新材等

  涉及担保金额:300亿元以上

  2002年"深圳担保圈"是最早发生严重问题的担保怪圈,总共涉及的金额超过20亿元。

  ST康达尔(000048)对外担保1.08亿元,占净资产224.17%。该公司与深达声(000007)互保,后者担保余额也有5500多万元。ST康达尔还与ST科健(000035)互保,ST科健的担保余额也接近4亿元,远超过净资产的承受力。目前暂停上市的ST石化(000013)为PT金田(000003)、PT深中浩(000015)、深宝安A(000009)、ST盛润(000030)等担保,而ST盛润又为ST石化、深纺织(000045)、深深宝(000019)、ST中华(000017)等形成连环担保。深宝安A为深信泰丰(000034)担保,后者担保余额达到5.23亿元,也是高危公司之一。

  整个深圳担保圈大概涉及上市公司10多家,非上市公司10多家,并且像PT金田、PT中浩、ST石化这样的公司已经没有丝毫偿还能力。这样的担保怪圈也将会给深圳市政府重组本地公司带来极大的挑战。

  2003年,以啤酒花(600090)为核心的"新疆担保圈"浮出水面,担保金额达45亿元。

  啤酒花因董事长神秘出走,引爆出共18亿元的对外担保。直接涉及天山股份(000877)、汇通水利(000415)、友好集团(600778)、新疆众和(600888)等四家上市公司,间接引出新中基(000972)、国际实业(000159)、新疆屯河(600737)、天山纺织(000813)等上市公司。新疆地区的上市公司受此影响,股价一度大跌,一直到2005年中期情况才有改善。一些充分计提了坏账准备的上市公司重新受到市场青睐,如新疆众和天山股份等,但这些公司的业绩恢复增长要等到2006年才会出现。

  2004年,重庆四家公司突现20亿元"担保圈"。

  长运股份(600369)无力还债,为我们掀开了重庆担保怪圈。长丰通信(000892)、朝华集团(000688)、太极集团(600129)、桐君阁(000591)被卷入其中。长运股份担保余额达到2.77亿元,占净资产55.08%,长丰通信担保额为5.44亿元,占净资产70.61%,太极集团担保比例也逼近50%的限制,只有桐君阁尚能独善其身,担保比例只占净资产23%。

  2004年"湖南担保圈"随着"鸿仪系"的倒下而现身,担保总额接近60亿元。

  2004年9月7日嘉瑞新材(000156)被湖南证监局立案稽查。鸿仪系担保圈被公布于众。由嘉瑞新材引出了七家上市公司,涉及担保额约为5亿元。嘉瑞新材为洞庭水殖(600257)、亚华种业(000918)、国光瓷业(600286)、湖南海利(600731)累计提供超过2亿元的担保,目前担保余额超过10亿元,接近净资产的两倍。国光瓷业为嘉瑞新材、金果实业(000722)等提供了5.8亿多元的担保,担保比例占净资产的157%。金果实业担保余额也达到4.18亿元,占净资产40.19%,如果担保圈不被揭露的话,很难保证该公司的担保额不会进一步增加。

  2007年,又被曝光的"河北-西北担保圈"涉及的几家主要上市公司如宝硕股份(600155)、ST沧化(600722)、东盛科技(600771),在重大担保问题上都存在严重的故意隐瞒。三家公司未披露的对外担保额分别高达16亿元、20亿元和11亿元,均为各自净资产的数倍。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投顾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