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欧共推国际金融新秩序 金融新体系呼之欲出

2008年11月01日 00:53:33 来源: 作者:http://www.sina.com.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亚洲虽然没有拿出外汇储备,却对欧洲人最关心的“新布雷顿森林体系”给予了支持

  ★ 本刊记者/王妍

  金融危机给全球三大经济体中的两大经济体美国和欧洲带来了沉重打击,欧美各国在政府救市不利的情形下,开始寻求外部帮助。欧洲领导们在穷尽其所能说服以中国、印度为代表的亚洲国家参与到与欧盟的合作中来。而此时的亚洲俨然具有了在国际上至关重要的席位和发言权。那么面对这场肇始于美国波及全球的金融危机,亚洲究竟能否独善其身,保证其自身的经济稳定,还是慷慨解囊,以兼济天下的姿态来与欧美一道努力挽救全球经济呢?

  10月24日至25日在北京召开的第七届亚欧首脑会议适逢全球金融危机的关键时刻,国际金融经济形势不可避免地成为了会议的主要议题。

  当亚洲处在风口浪尖

  两年一次的亚欧首脑会议(ASEM),至今已有12年历史。经过两轮扩大,该会议现有成员45个。其中亚洲17个,包括东盟10个成员、东盟秘书处、中国、日本、韩国、印度、巴基斯坦和蒙古;欧洲成员28个,包括欧盟27个成员国和欧盟委员会。

  尽管该会议号称亚洲与欧洲之间的级别最高、规模最大的政府间论坛,但在过去的六次会议上,亚欧各成员国在诸多领域的相关讨论协商并未涉及实质性内容,也未取得过很大的成效性,更多的,则是仅仅停留在一些无关痛痒的表面议题上,因此难免给人留下了“有名无实”的印象。

  然而此次峰会与以往不同,因为它发生在一个极为特殊的时刻——年初爆发于美国的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危机导致美欧纷纷落马,而亚洲国家也不能完全幸免于难,越来越多地卷入这场风暴——全世界金融市场正迎来历史上最惊心动魄的时刻。之前就有专家预言,由于世界经济正处在危难的时刻,此次会议将成为亚欧会议历史上一次共渡危机的历史标志性会议。

  最近一个月以来,美国政府启动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救市行动,美国救市资金将超过一万亿美元。而大西洋对岸的欧洲情况也并不好于美国,截至目前,欧洲各国已经投入近两万亿美元救市。此时,亚太各国,如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根据所受影响的不同,也纷纷出台救市措施。

  美欧大笔救市资金的投入,却没有产生理想的效果,在美国,危机已经从金融市场转移到了实体经济领域。在欧洲国家,上千亿英镑或欧元抢救市场,但信心仍难以恢复。英国经济9月份首次出现了负增长。在整个欧洲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虽然欧洲达成共识,但力量不够。

  此时的美欧别无他法,把目光共同投向了亚洲,这片曾经一度被他们忽略和排挤的区域——这里的外汇储备占全球总储备的63%。因此,在本届题为“对话合作,互利共赢”的亚欧首脑会议上,欧盟最关心的就是希望得到亚洲的支持。

  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在会议召开之前便在新闻发布会上敦促以中国和印度为代表的亚洲经济体为稳定世界经济负起应尽的责任,同时他宣称,面对金融危机,各国别无选择,“要么一起游泳,要么一起淹死”。紧接着在24日的亚欧会议开幕式上,他在发言中重申了诸多之前表达的观点,提议欧洲和亚洲应该一起来应对全球化带来了巨大挑战,并且向各国提出警告:“我们不能关起门来应对这些挑战,只顾打理自己家的事务。我们都曾经从开放的商业环境和贸易中受益,所以我们应该坚决反对保护主义、孤立主义和经济的民族主义,它们只会损及我们互相的利益和复苏的前景。我们必须保持开放。”

  在发言的结尾,他还不忘再次强调此次会议的重要性:“现在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时刻,它需要我们采取前所未有的措施。亚洲和欧洲今天在北京走到了一起,来共同应对这些挑战,寻找双赢的解决方案。”

  与巴罗佐的单刀直入相比,法国总统萨科齐的发言虽然委婉,但同样意图明确。按他的话说,欧洲和亚洲相互需要对方,“欧洲需要亚洲快速的经济增长、亚洲人民的智慧和创造力;而亚洲也需要欧洲的技术、经验和稳定”。

   独善其身的哲学

  此时的亚洲各国,在欧洲貌似谦卑的姿态面前仍保持着稳重。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24日的开幕式致辞中强调:“中国是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发展中国家,中国经济同世界经济的联系日益紧密,中国经济保持良好发展势头本身就是对全球金融市场稳定和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贡献。为此,我们首先要把国内的事情办好。”

  这无疑明确了中国政府的基本态度,就是一切以稳定本国经济为重。

  这一表态也博得了大多数亚洲国家的赞同。印度《经济时报》谈及中国在危机中的角色时说:“在这场流行性的金融危机中,全世界对中国的瞩目程度‘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高’。我们有理由相信,在这场金融危机中,中国以及其强劲的经济增长势头至少能够抵消一部分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

  亚洲国家清楚地明白,欧洲国家的低姿态并不能给亚洲带来实际的利益。当前的国际货币及金融体系中,亚洲国家的地位并没有得到本质上的提升。亚洲国家都很明了,全球金融体系是一个西方化的体系。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为代表的全球金融市场协调机构,所发挥出的作用显得严重不足。

  独善其身,对亚洲国家而言,此时无疑是明智之举。

  但是,正如领导人们在会议上一再重申的,当今世界,各国间的相互依存性越来越强,一国发生危机或疾病,就会迅速传播和蔓延到另一个国家和地区。

  “虽然此次金融危机从美国发生,人们也可以从许多方面去指责美国政府的错误经济政策和监管不利、以及共和党对自由市场经济的过分相信等等,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一旦事情发生了以后就不会局限于美国。事实上我们已经受到影响。”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陶文钊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会议之后的记者招待会上谈到了中国经济近期的表现:“中国前三个季度的GDP是9.9%,这是近六年来我们第一次回落到一位数。当然这里面有我们主观调控的因素,但是不能否认世界经济的变化,特别是外部需求的减少对中国的经济已经产生了影响。”

  温总理在会上也提出各国要“同舟共济、共克时艰”。这与巴罗佐的言论基本意思是一致的。

  亚洲的其他国家中,印度与中国相似,资本市场没有完全开放,因而受到的影响还比较小。但日本、韩国受此次金融危机影响要远大于中国。日本虽然没有如同美、欧一样面临企业倒闭,但金融危机导致日元升值,股市也由12000点跌至低于8000点。日元升值让很多企业的海外收入减少,而股价下跌又会给与内需有关产业造成负面影响。作为经济主力军的汽车产业就受到了很大影响,丰田公司近几个月缩减了北美地区大型车的生产规模,并被迫裁员。

  “我们在一方面不能袖手旁观,另外一方面是,我们有外汇储备但是我们不能就拿去随便花费,实际上我们还是要非常谨慎地使用我们的外汇储备,认清形势,与世界各国一道应对这次金融危机。”陶文钊分析说。

  国际金融新体系呼之欲出

  根据亚欧首脑会议发布的《关于国际金融形势的声明》,领导人决心对现有体系进行“有效和全面的改革”。这不是一个口头承诺。人口和贸易额均占世界六成的亚欧会议成员表示,要与“所有利益攸关方和国际金融机构协商”,并将“尽快提出适当倡议”。

  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指出,现在这场危机充分暴露了现行国际金融体系和治理结构的缺陷,应加快改革步伐,建立公平、公正、有效的国际金融体系。在中国之前,欧洲人不断地重复同样的话:金融危机是一场源自美国的“祸水”,欧洲只是个不幸被殃及的“受害者”。

  自上世纪70年代数次美元危机导致“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以来,世界一直实行浮动汇率制,美元是现行货币制度中主要的国际储备货币,也是主要的计价单位和支付手段。

  在陶文钊看来,亚欧达成改革金融体系的共识,是此次峰会的重大成果。“在1997东南亚金融危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基本不作为,或者是反应很慢,当他们要着手援助印度尼西亚,还给提出了非常苛刻的条件,几乎是干涉了印尼的内政。”

  世界金融峰会将在11月15日召开。届时,美国总统大选尘埃落定,美国的新老总统将与其他19个国家的元首共同商讨地区合作和新国际金融体系建立等问题。 ★

以下是本文可能影响或涉及到的板块个股:
查看该分类所有股票行情行业个股行情一览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
华讯投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