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寅泉:从三聚氰胺苏丹红看科学家的社会责任

2008年11月02日 01:19:33 来源: 作者:http://www.sina.com.

  文/本报评论员 商寅泉

  社 评

  针对传言,中国科学界的权威机构10月30日以新闻发言人出面的形式,否认三聚氰胺是他们的“发明”。

  网上日前出现引人注目的“猛帖”,称三聚氰胺冒充蛋白质是这家机构发明并作为科研成果推广的,它的化学名称为“DH蛋白精饲料添加剂”。而这,就是目前已广为人知的三聚氰胺。

  这家权威机构的辩解理由是:“事情发生后我们迅速组成责任组,经过认真调查,证明×××与‘三聚氰胺作为蛋白精饲料添加剂’无任何关系,之后我们已将调查结果写成报告上报国务院有关部门。”

  应该说,这家权威机构的态度是认真的。毛主席有句名言,叫:”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就最讲认真。”认真对待传言,组成责任组认真调查,以新闻发言人的形式向社会认真声明,坚定并认真地否认三聚氰胺与己无关,这都是受公众欢迎的态度。但在权威机构认真地把自己“择”开以后,我们仍然会认真地发出许多疑问——不是这家机构,就应该是那家机构,反正三聚氰胺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更不是奶农或饲料经销商自己发明的。那么,这个“那家”应该是哪家?

  从三聚氰胺联想到苏丹红。1年多前,这个苏丹红把整个中国的蛋品市场搅得天昏地暗,虽然那红得流油的蛋黄很是引人食欲,但消费者还是把它看作有如毒药。在苏丹红事件出来以后,笔者曾有一篇评论,建议在追究使用者的同时,更要追究给他们提供这种“毒药”的人,也就是科研工作者。因为鸡场老板肯定不懂什么化学成分能让蛋黄又好看又流油。可以断言,没有专业科研工作者的参与,就没有三聚氰胺和苏丹红。

  三聚氰胺和苏丹红,都属于化学饲料添加剂。据传,三聚氰胺的作用是“利用有机氰及催化剂合成的高蛋白精料,作为畜禽高蛋白饲料添补充料,具有含氟量高、成本低、来源广等优点”。据披露人在网上详细介绍,此项技术推广从资金投入到产出效益,都有很大诱惑力,而且有具体署名及联系方式。

  在此,我们姑且不议论到底这三聚氰胺的发明与推广者是谁,我们只是由此想到科学工作者的社会责任。瑞典人诺贝尔发明了炸药,但他决没预料到后世人会用炸药来毁灭自己的同类。所以,我们不能说诺贝尔没有社会责任感,因为他不仅发明了炸药,还取得了成千上万项的科研成果,成功地开办了许多工厂,积聚了巨大的财富。今天我们所仰视的诺贝尔奖,就是诺贝尔本人在辞世之际立下遗嘱,要求将他的财产变作基金,每年用这个基金的利息作为奖金,奖励那些在前一年为人类作出卓越贡献的人。我们说,诺贝尔是有社会责任感的科学工作者。同样,当代中国也不乏这样的人,比如钟南山院士,在“非典”肆虐的日子里,他数次亲临病房,以求掌握第一手材料,用最快的速度,研制出治疗“非典”的药品。这样的科学工作者,没法不令人景仰。

  社会责任感应该人人都有,而科学工作者更应在为社会造福的前提下,审慎地推出自己的科研成果。那些只讲经济效益不讲社会效益的“科研成果”,只能把自己推向人性的反面,受到社会的谴责,而任何辩解都是苍白的。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
华讯投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