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官“研究”

2008年11月02日 01:19:47 来源: 作者:http://www.sina.com.

  ■李业成

   中国人都有清官情结,我个人同样有,总想在史料里发现清官。这有多种原因,一是因为贪官污吏把我们的历史涂黑了,总让人渴望见“清”,渴望我们这个拥有五千年文明的国度有更多的亮点。再是对比现实,清官让人盼。但关于清官的情况几乎令人绝望,清官虽然有,但这个比例太小,小到让人绝望。在专制制度下,几乎没有清官生存的空间,中国人的官瘾很深,权力贪婪的背后,只有污没有清。从官场生态看,一个官如果不趟这个浑水,就无存身之地。清官不仅少,而且太特殊。那么史书里为什么会有清官呢?这是“物种”的需要。

   我曾看过我们当地的一本县志,县志中记载了一个清官缪知县,说他为官清廉,深受百姓爱戴,卸任之时,百姓拥街挽留,舍不得他走,场面描绘得比现在拍电视剧还要感人。这位缪知县被百姓的情意牵动得不能离去,就把脚上的靴子脱下来,放在地上,意思是:送到这里为止!靴在人在,说明缪知县人留在这里了。这个鞋子后来被砌在县城的城墙里。我读了这则县志上的记载,对清官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景仰之极,感叹我们这小小的一域,还有过这样一等清官!后来读的书多了,才知道这叫“脱鞋留念”,不独我们县志上有,原来是清代晚期一个俗不可耐的官场“习俗”。“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地皮刮走了,靴子留下,任何官,只要不出事,都可以打扮成清廉的样子。自此,我对县志上记载的缪知县就不以为然了。

   读清史,读到列传第二百二十七,记的是文渊阁大学士崇礼,崇礼德能勤绩廉一样不少,简直就是一个鞠躬尽瘁的大清官。都怪我读过县志上的缪知县,有了警惕性,晚清腐败到那个程度,怎么会冒出这么大的一个清官来呢?我便翻腾清代的其他史书,读到了一本笔记《述庵秘录》,发现崇礼原来是一个大贪官。他通过行贿连任广东海关监督这一肥职,贪得一塌糊涂,被广东当地百姓称之为“贪夫”,连他的仆人都成了大富翁。这就是说,正史上的清官是假的。

   后来我想,为什么史书上一定要有清官呢?原来做史有一个格式,这个格式是从《史记》承袭而来的。每一部史,从皇帝、皇帝的大老婆往下记,再从官级往下记,像现在政府开会排座次一样,一点都错不了,后面还有外戚、宦官、奸佞、流贼、隐逸、儒林、烈女(节妇)等等。既然有这格式,不该少的一样都不能少。史书中没有“清官”这一类,但有“循吏”,循吏就是那些“重农宣教、清正廉洁、所居民富、所去见思”的州县级地方官,到元杂剧中,直称“清官”或“青天大老爷”了。不知为什么,每一部史书里记载的循吏特别少,现实中缺少清官,史官做起来工作量特别大,所以记得少。一个地方的县志,格式也要承袭这些史书,必然也要记载清官、节妇等等。无论正史还是地方县志,记什么就会有什么。

   被传颂的清官有包拯。包拯的事,正史上记得极简,这个铁包公是民间演义出来的。海瑞正史上记得详,让我们见识了这位清官一生的挫折和磨难。真正的清官,我发现来自两种人,一是有清正的品质者,二是酷吏,这简直让人不可思议。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
华讯投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