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上之秋

2008年11月02日 01:19:47 来源: 作者:http://www.sina.com.

  ■闫荣霞

   城里的秋干净、清薄,柳丝儿早发晚凋,梧桐巴掌大的叶子随落随扫,地面干净得连丝细纹都找不着。

   从城里往外走,越走得远,粮食,蔬菜,棉花,越骄傲。大白菜一垛一垛的,还留了些丰茁的在地里长着。雪里蕻这种东西,叶子总是一个绿,翠绿,腌到菜缸里也精神不倒,渍成酸菜,放上红辣椒清炒,大雪天都有一股秋天的味道;棉花骄傲地举一树棉桃。

   出城三十里,一片荒凉。软软的黄沙上覆满一蓬蓬的干草。这种草很厉害,青嫩时节软绵绵的有汁水,像青葱少女,越老越带刺,一旦有大了胆子走近的,它就紧拉不放,如获至宝。周围东一棵西一棵全是笨槐,树上零零落落是干黄的叶。小时候人吃槐花,羊吃槐叶,灶间吞进去槐树枝,到现在槐花零落舞东风,槐叶沙沙落满地,槐枝干干的没有用武之地。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这里仅占三样:枯藤、老树、昏鸦。枯草牵藤苍黑累累,野气沉沉,像极了曹禺笔下那片《原野》,阴沉、嘶哑、粗砺、干燥。估计就是春天来到,生机勃发,它也不像二八俏佳人,倒像那个野性十足的金子。它是不稀罕我来的,不像跟人住久了的花花草草,连人的谄媚、丰腴、软弱、见风使舵都学会了,一见人来,摇摇摆摆地笑。它不,管你来不来,只是眼睛望着天外,阴郁地沉默。

   看秋如画虎,骨子里的野气画不出来,就成了蜷着尾巴打呼噜的家猫。真正的秋不是雨声缠绵,罗幕清寒,也不是河边月下,纤梗芰荷,更不是那游人蜂织的地方漫山遍野的红叶。真正的秋天就在这没人注意的地方,狂野粗放、黑不溜秋,荒凉而真实地存在着。

   三十余年弹指过,抬头看天,白云苍狗,不知不觉间一仰成秋。再一仰头,秋就深了。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
华讯投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