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炭沦陷”邯郸抽样:产业链博弈的最受气者

2008年11月02日 01:19:53 来源: 作者:http://www.sina.com.

  本报记者 徐炜旋

   10月29日早上,河北邯郸,车走在邢都公路峰峰矿区段,这一带被当地政府称为“工业走廊”,当地人则称之为“污染走廊”。沿途除了钢铁厂、水泥厂、发电厂,焦化厂更是林立。但很多焦化厂的烟囱已不见冒烟。

   车停在了兴泰焦化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兴泰焦化”)门口,工厂大门招牌字体残缺不全,工厂里也已人去楼空,只剩下生产设备及一根有些年头的大烟囱。兴泰焦化仅是当地近期被迫关停的焦化企业的代表,而危机仍在加剧,当地焦炭企业都在困境中挣扎求生。

   由于位于邯郸境内的峰峰集团是全国第二大主焦煤生产基地,邯郸因此也成为国内焦化企业较为集中的地区之一。当地政府此次准备关停17家30万吨以下小焦化厂,但是,剩余产能还多达约2000万吨。

   据了解,目前峰峰集团焦煤销售困难,已经有70%的重点用户发函称不能再接收煤,而回款率也急剧下降,从8月份100%下降到9月份的55%,而10月份更低至30%,现在被欠款高达13亿元。

   焦炭沦陷

   兴泰焦化成立于2002年8月,属国有控股公司,其中峰峰集团占71%股份,职工持股占29%。年生产焦炭10万吨、焦油4000吨、粗苯1000吨。

   10月17日,邯郸市政府宣布将兴泰焦化列入关停落后产能之列。与以往强制“关而不停”的情况不同,这次关停显得异常顺利。据本报记者现场了解到,早在10月初,存活了6年的兴泰焦化就已自行停产倒闭。

   “企业是被市场‘残酷’淘汰的,不用政府出手,大批小焦化厂撑不了多久都会自动投降。”当地一焦化企业高管说,近期煤焦价格倒挂,焦炭生产困难,企业生产越多亏损越多。当地像兴泰这样规模较小的焦化厂,现在每天的亏损额都在20万—30万元,很容易就淘空企业之前的积累,倒闭只是时间问题。

   在刚倒闭的兴泰焦化正对面,是去年刚成立的峰煤焦化有限公司(下称“峰煤焦化”),一期焦炭规模为100万吨。该公司由峰峰集团、邯郸钢铁集团和晋和贸易公司共同出资组建,三方分别持股65.25%、28.5%和6.25%。

   按照正常产量,峰煤焦化当前月产量应为8万吨,该公司目前产能仅为2万吨,减产了3/4。该公司总经理助理肖永庄怎么也没想到刚成立一年多的峰煤焦化已面临着巨大的困难。

   本报从相关渠道拿到了该公司总经理10月17号的内部讲话稿,目前该公司被钢铁企业赊销焦炭款1.3亿元,而焦炭价格已经从最高的3100元降到目前的1500元。到10月29日,实际价格比1500元又已降了约200元,如果现金购卖价格还能更低。

   讲话稿称,目前市场已完全由原先的卖方市场向买方市场转变,化验计量权、合同话语权等向买家倾斜,实际收益远远低于合同价格益,而下降趋势还没有出现缓解、遏制的迹象。

   肖告诉记者,现在销售一吨最少得亏损400-500元。如果在前段时间煤炭市场比较火爆时进煤过多,按当时价格计算,目前销售一吨就得亏损700-800元。根据讲话稿的数字,如果结焦时间为36小时,该公司每月得亏损6566万元,如果按48小时计算,每月将亏损7550万元。

   由于市场还在继续往下走,当地焦化企业基本上都在延长焦炭结焦时间,尽量减产以减少损失。10月29日,峰煤焦化已把结焦时间限长到72小时,比正常结焦时整整多了50个小时。肖永庄表示,现在就是得把产量压到最低,才能把亏损降到最少,但延长结焦时间对生产设备的安全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此外,峰煤集团资金链紧张的情况也已显现,但肖永庄指出,毕竟背后还有峰峰集团,且上半年还有点剩余资金,现在基本上还能“湊合转圈”。

   记者在调查中得知,由于盲目跟风投资,当地近期有两个民营80万吨焦化厂刚刚建成投产不到一个月,由于没有上半年高价格情况下的积累,估计将会是在这一波危机中最先倒闭的大中型焦化企业。据了解,一个80万吨焦化厂的投资额不会低于1亿元,由于现在行业不景气,银行也不可能给予贷款,“两三个亿很快就会耗光”。

   产业链博弈

   7月还“风光无限”的焦化行业为何就瞬间变得如此窘迫?肖永庄说,因为“一下子需求就全没了”。

   “就如同过山车,市场变得很不理性,从年初1500元涨到3050元用了7个月已经很不理性,而回到1500元仅用了不到3个月更让焦炭企业措手不及。”上述邯郸当地一焦化厂高管指出。

   肖永庄表示:“都还是缘于供需情况的变化,但焦化企业反应太慢,导致整个行业变得被动。”据本报记者了解,在国内拥有较大影响力的山西焦炭企业联盟也是直到9月20日才召开紧急会议,提出限产保价,但为时已晚,价格已是“天下大乱”。

   “如果按联盟制订的铁路销售2000元/吨、公路销售1900元/吨的价格根本一吨也卖不出去,而卖不了一点资金也没有了,所以根本没有企业按那个价格卖。”虽然邯郸也有很多企业加入了山西焦炭企业联盟,但基本都无法执行上述定价。

   焦炭位于焦煤下游、钢铁上游,由于受国际金融危机及国内需求大幅回落的影响,钢铁减产降价,河北钢铁行业最近已累计减产了40%。另外,由于大型钢厂基本都配备有自己的焦化厂,使得独产焦炭生产商话语权很弱。据了解,河北钢铁企业就多次向山西焦炭协会发函,要求大幅度降价。

   “没办法,不降价基本卖不出去。”肖永庄指出,降价之外,让焦炭企业更无法承受的是近期钢铁企业全部赊销采购焦炭,加剧焦炭企业资金链紧张,应收账款飙升。据了解,邯郸当地大多焦化企业被钢企赊销焦炭款都达上亿元。

   对此,峰煤焦化为控制应收账款,现在要求所有用户都得现金采购,“大钢企我们都不卖了,现在只卖给一些能现付的民营钢企,以保证公司的资金链安全。”肖永庄说。而据本报了解,现在大型钢铁企业也已基本停止外采焦煤。

   肖永庄抱怨焦炭行业是受着“夹板气”,下游要求降价,但上游却依然价格坚挺,煤焦价格倒挂是焦炭企业卖得越多亏得越多的直接原因。10月29日,邯郸当地的一级焦价格每吨为1500元,二级焦为1399元,而焦煤却还高达1700元。

   危机已然传导到焦煤这一端。调价压力日益增大,此前峰峰当地就下调过一次,峰峰当地一位煤炭经销商在此轮焦煤降价中已亏损了2000万元,“没想到行情下落这么快,现在手头一吨库存也不想存了”。

   峰峰集团于10月28日傍晚在运销公司召开紧急会议,要求即日调整产品结构,大量焦煤转产电煤,以保证煤炭销售顺畅,而挂牌价每吨600元。该集团一内部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实际交易价格已比挂牌价格低,仅有530元。

   有消息人士向本报透露,山西焦煤集团最近陆续走访了全国各大钢企,已决定大调价。钢厂都要求焦煤价格要降到1000块钱以下,11月4日,焦煤集团将会在海口召开用户座谈会,预期降价幅度会在500元左右,但这一消息尚未得到焦煤集团的证实。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
华讯投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