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制品的美感和艺术家的再创造

2008年11月02日 01:19:54 来源: 作者:http://www.sina.com.

  

工业制品的美感和艺术家的再创造
尹朝阳彩绘冰箱2008年 估价:50000-80000元
工业制品的美感和艺术家的再创造
谢南星彩绘冰箱2008年估价:50000-80000元西门子家电“冰纷空间”在继2003年的活动之后,再次请艺术家参与用彩绘或其他方式变冰箱为艺术品的活动,这是西门子公司和艺术家共同参与的慈善项目。对于艺术家,拍卖“彩绘冰箱”所获款项,捐赠给贫困山区的母婴,意义远远超出艺术自身。而对于藏家,因为参与这种活动有不少著名艺术家,他们的作品本身很有价值,甚至价格不菲,尤其在近几年价格不断飙升的情况下,就使这些“彩绘冰箱”具有了相当高的收藏价值。

  在生活用品和家具上画画,是一种古老的方式,东方西方都可以溯源到“有史”以来,中国马王堆出土的汉代食具,髹饰彩绘得精美绝伦。以至中国形成特有的传统,到了清代,单家具一项,其雕刻、彩绘和镶嵌等各种装饰工艺已登峰造极。但西方现代主义强调功能主义,崇尚简洁,突出材料本身的美感,渐渐取代了古代穷工极巧的手艺,统治了20世纪的审美口味,尤以工业成型时的硬边造型和现代金属的酷、炫为标志。

  风水流转,到了20世纪后期,后现代主义重倡装饰主义,经过现代人的不断变化,简洁和装饰或并行,或对比,或混置,玩法日益丰富。中国没有过严格意义上的现代主义时期,现代工业制品及其审美时尚,是上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欧美和日本商品输入而进入中国的。如果观察中国自己的电器产品,我们会发现其造型多滥用变化和饰物,包括房地产所谓欧陆风情的泛滥,都是中国没有经历现代主义洗礼的原因,但也说明中国普遍审美趣味中存在着的装饰主义遗风。由此主张在中国进行一场现代主义的审美教育,肯定显得幼稚,但简洁和装饰之间的关系,就像我们今天的发展必须面对如何处理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在中国的转换一样复杂。这些话都说大了,但我以为这多少与“冰箱彩绘”的再创造有一点儿关系,我参与“冰箱彩绘”活动的责任,是想提供一种自圆其说的准则或者说法——艺术家如何在自己的艺术和冰箱之间找到一种合适的关系——便显得至关重要。

  这次参与“冰箱彩绘”的艺术家,采用了如下几种方式:

  其一,这个项目是赞助贫困山区母婴的,艺术家的彩绘内容与母婴有关,是一种最直接的联系。姜杰的作品本来也常以妇女儿童为主,本次作品在冰冷的冰箱面上放置数个软垫,以温暖来托住一堆堆未完全成形的胎儿,同时,冰箱工业感的深灰色和软垫的白色,都衬托出生命的脆弱和无助。李燕蓉的母婴图则充满欢乐,简单勾线的母亲身体和冰箱的冷灰底色相融合,突出了暖色的婴儿和祥和的母亲脸部,让温暖从冷灰调子跳了出来。徐飒画了一个象征性的老子背影,背着一个胖乎乎的婴儿,老子一向主张人类应该像婴儿一样单纯的活着,但人类的日新月异,越来越远离老子的期望。作者画的老子,背影像一座稳重的大山,好承载人类如婴儿般安然、祥和的成长。汪楚雄使用象征手法,描绘生命源头的母亲和喷洒飞溅的乳汁,灌溉和滋润着孩子和小苗。

  其二,把冰箱作为基本载体和媒介元素,着眼于用艺术对“冰箱”作内容即使用功能上的诠释。冰箱是厨房的用具,与厨房、吃、生活、家庭有关。张笑蕊直接把冰箱三个面延展成一个厨房的连续空间:阳光明媚,色调温馨明快,门窗,桌椅,桌上的食品、墙上的围裙、书包和饰物,一个年轻的带围裙、穿拖鞋、捧花盆的主妇从画面中心走过来,充满生活气息和小日子的情调。而王田田索性把和冰箱最直接相关的食物画满冰箱。

  其三,同样把冰箱作为基本载体和媒介元素,作者着眼在艺术和冰箱的基本造型——或长方形的体积感,或三个面的空间连续性,或两扇门的上下结构之间建立一种联系。石心宁将冰箱的三个面同置于通红的晚霞笼罩中,但从冰箱的三个面你只能分别看到:毛泽东在挥手,自由女神在召唤,空荡荡的海平线,表达一种对文化融合或不同的感受。谢南星利用冰箱的三个面造就了一个荒诞的场景:他将自己的剪影跨越在冰箱的三个面上,最后的一个面突然转折过来的手几乎捏到另一个剪影的乳头上,那个剪影被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张大了嘴。张永红利用冰箱三个面产生的多面性,加以不断重复成很多方框,强调从不同角度看世界的感觉,使人们熟悉的日常世界显得丰富、复杂而多变。陈淑霞利用两扇门的结构,将上扇门大面积的暖灰底色作为天空,衬托出“冰山”来比喻冰箱。下扇门用温暖的黄色调,画冰山融化成平静和灿烂的湖面,水中山的倒影,与冰山一正一反,一白一黑,一对情侣泛舟其下,平静浪漫。谭平使用抽象的构成观念,把富于生命激情的感性红色和富有想象空间的理性蓝色,借用冰箱冷藏和冷冻的原有分界,既相互对应,又分明强烈。邵帆沿用他一贯的创作和设计观念,将鸡翅木的明式圈椅的把手,移植到冰箱这个现代科技产品上作为把手,简洁幽默,同时让两个经典的造型形成一种审美对话。潘松使用传统的制作工艺,在冰箱上堆焊成浮雕式的造型,这种手工堆集的金属色质感和机器压制的平整光洁的质感,形成一种对比或者对话状态。安迪把冰箱的长方体看成一个纪念碑的形状,源于作者近几年用自己的标准,仿照现代社会评选十大人物的时髦方式,每年都评选出“中国十大小人物”。本次彩绘的冰箱,是作者专门为其中“代夫还债的农妇”树的碑,立的传。

  其四,放弃自己惯常的风格,出其不意在冰箱的处理上体现出一种智慧。王川给冰箱安了两个“玻璃窗”,让冰箱的内部透视给观众,冰箱虽空无一物,但通过收藏者的每一次使用,由于放置物品被透视出来,创作的构思也由此凸现出来,无意间每一次存储动作都成为作者和收藏者之间的一种联系。王庆松把冰箱上砸成了“麻子”,“破坏”了工业制品的平整美感,同时这种“毁坏”既带着似是而非磕碰过的痕迹,又像锻造手艺留下的似是而非的美感。让冰箱简洁、有力和幽默,显示出了破坏,还不至影响使用,包含了中国的分寸感觉和适可而止的气质。但朱金石沿着杜尚通过改变语境而把现成品变成艺术的方式,使用自己惯常堆积的办法,把油画颜料塞满冰箱,一定要模仿杜尚的极端,非要把现成品的冰箱给废掉不可。

  其五,大多数艺术家采用直接把自己的绘画延伸彩绘在冰箱上的方式,但也或多或少把自己的作品与冰箱的体积联系起来。尹朝阳近年来的作品中,经常使用这种半工业半手工感的方式,在画面上旋出一个类似年轮的圈,将画面中有文化象征的内容模糊化。用这样的方式旋出一个传统的装饰感的龙头,抽离掉背景,孤零零地放在冰箱上,看起来像一个奇特的标志。姚璐仿中国传统青绿山水的画面,使冰箱看起来像一幅立体的中国式长卷,又中国又现代。文武使用西方颜料画法,在涂金的底色上,把中国的牡丹画在现代工业感的冰箱上,符合了中国人一贯想要的富贵、幸福乃至时尚对“奢侈”的渴望。郑根浩(韩国)把东方的矿物质颜料和西式的化学颜料相结合,主要通过颜料的质地和色彩的信息与不同色彩形状、面积的拼接组合,表达作者有关古代、现代、贫穷、富有、干净、肮脏,乃至不同国家民族的感觉。袁耀敏将她创造的女兵马俑和莲花的个人化符号,处理成灰绿色剪影绘上了冰箱,与冰箱金属灰色取得一种和谐的关系,那两点红色和一小块黑色的使用,让画面中的人物活泼和妩媚起来。李虹把冰箱白底色上淡淡染出一些蓝色,让她的性感、霸气的大花朵仿佛盛开在天地之间,原本冰冷的方块冰箱,由于这大花朵而变得生机勃勃。叶南画的中国新娘,身材娇好,穿着大红袄,骑着小毛驴,正面向观众走来,整个冰箱像是新娘用毛驴驮着的嫁妆,好喜庆!孙韬画的是一个舞蹈演员,不是通过惯常的舞蹈动作来表现,而是以一个正常坐姿所显示出来非凡的四肢,在青春般的淡草绿和朦胧的画面中,仿佛高难而柔美的动作将随时展现。Heloiza(巴西)画了一颗硕果累累的柿子树,利用冰箱的几个面,延展开放,愈发有一种丰收的景象。叶恒贵用冷灰色调扫描的各种社会片断,垃圾一般堆上同样冷灰的冰箱上,让有机械力度的硬边方块和社会片断的影像之间,产生一种具有象征性的紧张感觉。李松松用他一贯厚涂的方法,把冰箱正面作为画布来使用,但似白墙的冰箱门和悟空两个大字,迫使你得小心翼翼地开启那扇不知通向何处的门。

  (31K1)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
华讯投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