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经理详解:四大关键因素角力2010年经济走向

华股财经 2009年11月09日 09:17:59 来源:上海证券报
字号:T|T

  编者按:还剩下不到两个月时间,大调整之后的第一年2009年即将过去。在年底冲刺之际,基金也着手为2010年的投资提前布局。基金经理对2010年的宏观走向、配置策略、行业和个股选择是如何判断的,受到投资者的广泛关注。对此,《基金周刊》从本期起推出“圆桌——年终系列”,为读者详解基金2010年的投资思路。

  年终系列——2010年预测之宏观篇

  本期圆桌嘉宾 :

  国联安德盛增利债基经理 冯俊

  长信利丰债基经理、固定收益部总监 李小羽

  天治天得利货币、天治稳健双盈债基经理 贺云

  四大关键因素角力2010年经济走向

  全球经济走向复苏后,在2010年又会面临哪些新的风险点?各方面的经济刺激政策将如何演化?在流动性“迷局”之下,如何判断未来全球及国内资金流动性变化趋势?通胀预期,是现实还是水中月?本期《基金周刊》特邀三位基金经理共同探讨。

  宏观经济:出口能否重新发力?

  《基金周刊》:在全球经济逐步走向复苏后,对明年宏观经济怎么看,增长情况如何,面临哪些新的风险点?从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来看,预计明年投资、出口和消费情况怎样?

  冯俊:明年宏观经济只能说趋势明朗,但步伐还会比较缓慢,主要是做一些金融机制的调整。明年全球经济增长拉动的亮点,还是在美国以及以中国为首的新兴国家。

  宏观经济的风险点来自通货膨胀、流动性的泛滥、以及大宗商品价格的波动,全球各国政府都在考虑货币扩张政策如何退出,以及新政策如何跟进的问题。

  就明年的经济情况而言,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中最大变数的还是来自出口。我们预期,出口增长将于明年2月份之后由负转正,但无法达到2007 年、2008年时的水平。预期2010年消费增长对GDP的整体贡献将超过5%以上,成为经济的亮点,投资方面则相对平稳。

  李小羽:中国经济表现出明显复苏特征,并有扩张的苗头。明年经济拉动的主要力量仍然是投资,依赖基建投资的格局有望缓解,从近期房地产开工的数据看,明年非基础性建设,主要是房地产投资会有一定的替代,由于制造业产能总体过剩而需求特别是外部需求恢复至少在上半年还难以看到,制造业投资需求还很难有大的提速。在消费保持平稳的情况下,出口增长将成为判断明年经济的关键变量。

  贺云:今年投资的部分项目在明年将要继续投资,从之前财政收支的实际情况看,政府还有较大的能力进行积极的财政刺激,因此我们对于明年的投资增长比较乐观。消费方面,预计明年国家将继续执行今年的一些消费刺激计划,保留部分消费方面的优惠政策,消费的增长也能够在明年保持。出口的复苏不明朗,尽管季度环比数据转好,但是现在还不能得出过于乐观的判断,外需的疲软不是短时间内能够改变的。抛开出口可能的不景气,预计仅依靠投资和消费的拉动已经足以保证2010年国民经济的较快增长。

  至于中国经济发展中的风险点,我们认为2010年问题不大,保增长还是很有把握的。长远一点看,其风险点在于如何保持国民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主要有两点,第一是国进民退的问题,当前投资的话语权已经被国有企业完全掌握,一旦政府因为收支不平衡而放缓投资力度,那么就看民间投资能否跟上。第二就是房价高企,收入不平衡加剧,导致广大民众的消费潜力不足,这会对中国经济的长远发展产生不利影响。

  政策预期:密切关注调整节奏

  《基金周刊》:对于2010年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有何预期?

  冯俊:2010年的货币政策可能会有所调整。具体来说,利率调整方面还是会相对谨慎;在数量型的货币政策上,则可能采取比较大的动作,比如说存款准备金率、公开市场业务等,但整体而言,央行在货币政策方面不会透露明显的紧缩性意图。至于财政政策方面,则是延续当前稳健的财政政策,跟进目前的基础设施的投入和建设,不过税收方面可能会采取相对严厉的措施。

  李小羽:无论是增速还是结构,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都难以为继,调整的方向相对确定,但调整的力度和节奏是需要重点关注的。从保持政策连续性和稳定性考虑,货币政策未来以渐进和温和的方式收紧的可能性偏大。地方财政投融资贷款正受到一定的制约,即使中央继续实施积极财政政策,配套资金的落实要求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建设和投放节奏作一些调整,但财政政策最积极的时期可能已经过去。为保持经济的持续和稳定,灵活、柔性调整货币和财政政策从危机应对状态回到相对平和的状态将是2010年的主基调。

  贺云:2010年的货币政策可能在政策口径上依然是适度宽松,然而相对于2009年会有微调,微调将会作用于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小幅度升息;另一方面是信贷适度控制。央行可能会在适当的时机升息,但是力度不会很大,因为中国经济增长的根基依然不稳,外需依然疲弱。出于对资产泡沫膨胀过快的担心,信贷增速将会相对变缓,政府会在保增长的基础上增加调结构的力度。

  从前三个季度的财政收支情况来看,政府还有很大的能力进行进一步的财政刺激,2010年政府可能将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继续加大投向交通运输、环境保护和农林水务等方向的支出。

  编者按:还剩下不到两个月时间,大调整之后的第一年2009年即将过去。在年底冲刺之际,基金也着手为2010年的投资提前布局。基金经理对2010年的宏观走向、配置策略、行业和个股选择是如何判断的,受到投资者的广泛关注。对此,《基金周刊》从本期起推出“圆桌——年终系列”,为读者详解基金2010年的投资思路。

  年终系列——2010年预测之宏观篇

  本期圆桌嘉宾 :

  国联安德盛增利债基经理 冯俊

  长信利丰(净值,档案,基金吧)债基经理、固定收益部总监 李小羽

  天治天得利货币、天治稳健双盈债基经理 贺云

  四大关键因素角力2010年经济走向

  全球经济走向复苏后,在2010年又会面临哪些新的风险点?各方面的经济刺激政策将如何演化?在流动性“迷局”之下,如何判断未来全球及国内资金流动性变化趋势?通胀预期,是现实还是水中月?本期《基金周刊》特邀三位基金经理共同探讨。

  宏观经济:出口能否重新发力?

  《基金周刊》:在全球经济逐步走向复苏后,对明年宏观经济怎么看,增长情况如何,面临哪些新的风险点?从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来看,预计明年投资、出口和消费情况怎样?

  冯俊:明年宏观经济只能说趋势明朗,但步伐还会比较缓慢,主要是做一些金融机制的调整。明年全球经济增长拉动的亮点,还是在美国以及以中国为首的新兴国家。

  宏观经济的风险点来自通货膨胀、流动性的泛滥、以及大宗商品价格的波动,全球各国政府都在考虑货币扩张政策如何退出,以及新政策如何跟进的问题。

  就明年的经济情况而言,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中最大变数的还是来自出口。我们预期,出口增长将于明年2月份之后由负转正,但无法达到2007 年、2008年时的水平。预期2010年消费增长对GDP的整体贡献将超过5%以上,成为经济的亮点,投资方面则相对平稳。

  李小羽:中国经济表现出明显复苏特征,并有扩张的苗头。明年经济拉动的主要力量仍然是投资,依赖基建投资的格局有望缓解,从近期房地产开工的数据看,明年非基础性建设,主要是房地产投资会有一定的替代,由于制造业产能总体过剩而需求特别是外部需求恢复至少在上半年还难以看到,制造业投资需求还很难有大的提速。在消费保持平稳的情况下,出口增长将成为判断明年经济的关键变量。

  贺云:今年投资的部分项目在明年将要继续投资,从之前财政收支的实际情况看,政府还有较大的能力进行积极的财政刺激,因此我们对于明年的投资增长比较乐观。消费方面,预计明年国家将继续执行今年的一些消费刺激计划,保留部分消费方面的优惠政策,消费的增长也能够在明年保持。出口的复苏不明朗,尽管季度环比数据转好,但是现在还不能得出过于乐观的判断,外需的疲软不是短时间内能够改变的。抛开出口可能的不景气,预计仅依靠投资和消费的拉动已经足以保证2010年国民经济的较快增长。

  至于中国经济发展中的风险点,我们认为2010年问题不大,保增长还是很有把握的。长远一点看,其风险点在于如何保持国民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主要有两点,第一是国进民退的问题,当前投资的话语权已经被国有企业完全掌握,一旦政府因为收支不平衡而放缓投资力度,那么就看民间投资能否跟上。第二就是房价高企,收入不平衡加剧,导致广大民众的消费潜力不足,这会对中国经济的长远发展产生不利影响。

  政策预期:密切关注调整节奏

  《基金周刊》:对于2010年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有何预期?

  冯俊:2010年的货币政策可能会有所调整。具体来说,利率调整方面还是会相对谨慎;在数量型的货币政策上,则可能采取比较大的动作,比如说存款准备金率、公开市场业务等,但整体而言,央行在货币政策方面不会透露明显的紧缩性意图。至于财政政策方面,则是延续当前稳健的财政政策,跟进目前的基础设施的投入和建设,不过税收方面可能会采取相对严厉的措施。

  李小羽:无论是增速还是结构,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都难以为继,调整的方向相对确定,但调整的力度和节奏是需要重点关注的。从保持政策连续性和稳定性考虑,货币政策未来以渐进和温和的方式收紧的可能性偏大。地方财政投融资贷款正受到一定的制约,即使中央继续实施积极财政政策,配套资金的落实要求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建设和投放节奏作一些调整,但财政政策最积极的时期可能已经过去。为保持经济的持续和稳定,灵活、柔性调整货币和财政政策从危机应对状态回到相对平和的状态将是2010年的主基调。

  贺云:2010年的货币政策可能在政策口径上依然是适度宽松,然而相对于2009年会有微调,微调将会作用于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小幅度升息;另一方面是信贷适度控制。央行可能会在适当的时机升息,但是力度不会很大,因为中国经济增长的根基依然不稳,外需依然疲弱。出于对资产泡沫膨胀过快的担心,信贷增速将会相对变缓,政府会在保增长的基础上增加调结构的力度。

  从前三个季度的财政收支情况来看,政府还有很大的能力进行进一步的财政刺激,2010年政府可能将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继续加大投向交通运输、环境保护和农林水务等方向的支出。

  流动性“迷局”:继续宽松还是退出

  《基金周刊》:如何判断未来全球及国内资金流动性变化趋势?这种变化会给市场带来怎样的影响?

  冯俊:从全球情况来看,主要是美国可能会走入加息周期,美元贬值的方向不能逆转,所以明年新兴国家的流动性还是比较充裕的。但是流动性的压力可能会来自于美国以及其他主要经济体系息差的变化和各国币值的变化。

  不过,各国也可能采取相对紧缩政策对全球流动性产生一定压力,尽管全球流动性看上去还比较宽松,但压力已经明显高于2009年。大宗商品、股市、房地产价格将会取决于全球流动性和经济增长之间的角力。

  李小羽:全球资金宽松的局面有望延续,但各国利率政策的不同步,美元汇率的震荡加剧,以及各国宽松货币政策退出的时机、节奏和协调性,将会加剧全球货币流动的复杂和动荡。就国内资金看,由于货币政策总体收紧,但会在保持政策连续和稳定的情况下灵活调整。如果明年出现显著的通胀苗头,数量和价格调整措施并用的可能性将增加。

  贺云:全球金融市场的现状是处在一种微弱的角力过程中,主要经济体央行在等待经济明确复苏的信号,而资产和大宗商品的上涨在考验这些央行(包括中国央行在内)的容忍度,特别是美元持续贬值加剧了大宗商品上涨的风险,且增加了贸易战暴发的可能性。

  全球主要央行可能于2010年采取措施回收流行性并适度升息,这将给那些被明显高估的资产带来下行压力,但是究竟会在什么时候,这依赖于全球经济的复苏速度、资产价格的泡沫化程度和通货膨胀的严重性,时间上我们倾向于2010年下半年。

  通胀压力:是现实还是水中月?

  《基金周刊》:目前市场对通胀的预期比较强烈,那么通胀究竟何时会启动,明年的通胀压力如何?通胀是否会成为投资主题?

  冯俊:在中国,通胀可能会在明年年初启动,在明年6、7、8月份,CPI的上行幅度会比较大,全年可能会维持在3%到5%。明年中国控制通胀的压力会比较大,产品通胀压力的原因有内生因素,也有输入性因素,所以明年中国控制通胀可能需要从币值、从进出口、从固定资产投资和银行贷款来推进。

  全球来看,通胀压力主要还是来自于大宗商品价格的上行,对下游产品的传导。全球的通胀压力主要在新兴国家,美欧日控制通胀压力和中国相比可能是前瞻性的,所以他们的CPI的增长幅度可能维持在2%至3%左右。我相信2010年,通胀会成为与2007年一样的投资主题。

  贺云:明年的CPI的同比涨幅预计在2-3%之间。从长期的观察看,中国CPI高企的年份其原因主要是来自两大扰动因素,第一是食品价格的快速上涨,因为CPI中,食品的权重占到三分之一;第二是国际大宗商品上涨传导到国内的能源价格上涨,从而影响到CPI。预计明年这两大扰动因素都在可控的范围内。

  各项能源价格的向上调整可能带来CPI的扰动,但是这些价格调整都在国家的控制范围内,必要时国家会采取行政干预的手段控制价格。在中国,通货膨胀的问题关系到广大低收入阶层的利益,这不仅仅是个经济决策的问题。

  明年一季度PPI可能转正,在很多工业品产能严重过剩的前提下,大宗商品的表现将极大地影响PPI的走势。预计2010年大宗商品的需求不会过于旺盛,即使考虑资产泡沫的因素,全球主要央行不会再次容忍石油等大宗商品重复2007年那样疯狂的走势。综上分析,明年存在通胀预期为主题投资机会仅仅只是假设的一种情况,当然也不排除在特定的时候存在炒作的机会,那么在上半年发生的可能性要大于下半年。

  李小羽:CPI和PPI等价格指数触底进一步确定,环比已经略有增长,资产价格和资源价格已出现显著上涨,通胀初显端倪。考虑食品价格走势,短期通胀迅速回升的可能性较小,但长期通胀的预期或压力显著增强。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