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拳将至 中国正加速推进物业税出台进程

2010年03月30日 08:28:19 来源:大赢家财富网
字号:T|T

  中国正加速推进物业税出台进程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定于2010年3月29日(星期一)下午15时举行新闻吹风会,请发展改革委、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国土资源部、住房城乡建设部、农业部有关负责人介绍中国城镇化发展的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

  发布会上,关于物业税的问题,国土资源部土地利用管理司副司长冷宏志表示,我们在加快物业税、不动产税政策出台的进程,实际上在一些地方已经在搞试点空转。

  谈到小产权房问题时,冷宏志表示,小产权房从1999年国务院办公厅就有这样的文件,以及后来一系列的政策都规定城市居民不得到农村买地建房,也不得租住农民的住房。这是有规定的。从政策上来讲,不仅从来没有开过口子,而且要予以清理。

  关于农村的居住用地与人口流向出现了逆向发展态势的问题。冷宏志表示,我们有一个统计数据,从1996年到2008年,这段时间我们的人口有1.29亿进入了城市。农村建设用地没有减少,反倒增加了112万亩,也就是7.5万公顷左右。人均的居住用地从193平方米增加到229平方米。伴随这个的同时,我们有一些农村也存在着空心村、空置住房的现象,大概是在5%—15%之间。

  对此问题国务院非常重视,2004年我们就出台了加强宅基地管理的通知。最近,为了进一步的加强土地管理,改变土地的城镇化快于人口的城镇化,我们又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完善农村宅基地管理制度切实维护农民权益的通知》,这个通知里的措施比较多,我概括起来主要有三个方面:

  一是依法维护农民应有的居住权益。要依法维护农民宅基地的取得权,规范宅基地审批程序,加强农村宅基地确权登记发证和档案管理工作。

  二是在宅基地分配和使用中,坚决贯彻节约集约用地的原则。要加强农村住宅建设用地规划计划控制,科学确定农村居民点用地布局和规模。要严格宅基地面积标准和规范,合理分配宅基地。要在保障农民住房建设用地基础上,严格控制农村居民点用地总量,统筹安排各类建设用地。农民新建住宅应优先利用村内空闲地、闲置宅基地和未利用地,凡村内有空闲宅基地未利用的,不得批准新增建设用地。鼓励通过改造原有住宅,解决新增住房用地。逐步引导农民居住适度集中,因地制宜地推进“空心村”治理和旧村改造。

  三是加强监管,建立宅基地使用和管理新秩序,通过开展动态巡查、责任追究、建立共同责任机制、查处乱占滥用行为,不断研究解决新情况新问题。(中国网)

 

  金岩石:“撤退令”或意味调控“重拳”将至

  房地产就是房地产,是民企还是央企其实并不重要。最近被冠名为央企地产新闻的有二:其一是“央企地王”,其二是“央企退出”,这两条新闻足以说明央企在中国房地产业举足轻重,进入时有王者风范,退出时则令行禁止。

  国资委对78家非房地产业的央企发出了“撤退令”,有人说是迫于舆论压力,有人怀疑央企退而不出。在我看来,若把进入房地产的央企区分为正规军和游击队,16家专业央企是正规军,78家非专业央企是游击队,此时命令游击队撤退可能有两个原因,其一是游击队可能碍事,其二是房地产风险过高,前者为大战前夜的清场,后者为减少伤亡的保护。相比之下,我更倾向于是后者,即房地产市场的政策性风险上升了。2009年,广义货币增长了27.59%,今年央行的货币增速目标为17%,如果没有强有力的政策干预,房价快速上涨的趋势很难遏制,此时此刻,国资委的“撤退令”可能意味着房地产调控的“重拳”将至!

  接下来的问题是:调控政策的重拳将是什么?答案之一是:房地产物业税的开征!

  关于物业税的法理之争各执一词,一时难有定论,我是不赞成开征物业税的。还记得中国改革的一句名言:“发展是硬道理”,其实,“硬道理”就是先不理论,干起来再说,错了再纠正。中国经济决策中不理论就干的事情有很多,也就不在乎又多一个中国特色的物业税。由于各省市地区的情况不同,自上而下“一刀切”的物业税政策很难落实,所以物业税的改革可能会采取自下而上的方式,让地方政府“八仙过海,各显神通”,阻力小就扩大试点范围,阻力大就宣告失败,另辟蹊径。今日中国,一方面是资产价格的泡沫化,另一方面是贫富悬殊的扩大化,两大不稳定因素目前都被舆论聚焦在城市房价的未来走势之上,所以政府很可能祭出物业税作为稳定房价的杀手锏,这也许才是国资委“撤退令”的政策背景。

  自下而上的物业税改革试点如果开始,对房地产的近期走势将有重大影响,却不会发生一些人担忧的楼市“崩盘”。因为政策调控的目标是“稳定”,在求稳的目标之下,用任何形式的不稳定来化解可能的不稳定,都会被中央政府判定为改革失败。又要重拳打击,又要稳定市场,两难之中如何决策?考验着地方政府的智慧和决断。

  楼市不会暴跌的理由主要有二:第一是因为中国的城市化已经进入了狂飙突进的阶段,第二是因为楼市暴跌的风险甚至比暴涨更高。房价上涨会扩大两极分化从而导致社会不稳,却未必提高资产泡沫破灭的风险。因为,资产泡沫来自于房产的投资性需求,而在中国,投资性购房的主流群体是富人而非低收入群体,富人购房或者是现金付款,或者是优质贷款,所以不会对银行体系带来坏账。特别是由于银行的房产贷款(home equity loan)尚未推开,房价上涨的结果不是负债率上升,而是负债率下降,所以用存量房的负债率来衡量资产价格泡沫的风险,房价越涨风险越低,因为房价上涨降低了存量房产的实际负债率。

  资产泡沫破灭的风险并非来自于居民的住宅市场,而主要“潜伏”于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地方政府债台高筑,或者是用存量地产的估值为基础,或者依靠未来的土地出让金来兑付,因此,风险能够“潜伏”的条件之一是房产价格的居高不下。

  重拳求稳定,高价藏风险,物业税的改革试点既要遏制房价的过快上涨,又要防范楼市的恐慌抛售,所以只能是自下而上的“多样化”试点。这时,法理不清的物业税恰恰是一个借口,真能说清楚就不能有“多样化”试点了。这也是中国改革的成功经验:摸着石头过河,稳定是硬道理。(上海证券报)

点击排行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