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佣金团购杭州遭封杀

华股财经 2010年03月30日 11:12:18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吴轶凡
字号:T|T

  面对传说中的小散和机构角力 相关部门态度谨慎

  股票账户里只有10万块钱,还不怎么交易,却能享受万分之五的低佣金率,其中的秘诀就是“团购”。

  这个已在社会经济的其他领域屡试不爽的砍价模式,终于蔓延到了A股市场,股民们开始合起伙来找券商谈判,索要更低的佣金率。

  “佣金团购”运动的发起人之一曾学成昨天告诉商报记者,他们的“团购”展开不到三个月,仅杭州一地已经有大约240位股民“尝到了鲜”——这些小散户眼下都享受着平均“万四”到“万六”不等的交易佣金率。在全国范围内的13座城市,同样的“团购”也在进行中。

  “但杭州还有十几个人的团购申请目前被我们冻结了。”曾学成说,这大约发生在十天前,当时他得知浙江省证券业协会已“叫停”佣金团购,理由是这种模式涉嫌“非法证券活动”与“非法营销”。随后,国内一家知名财经媒体也披露了此事,甚至还公布了详细的“通知原文”。

  “我们一下子都懵了,想联系(浙江省)证券业协会,电话老没人接。但出于尊重,我们还是决定先停止在浙江范围内的活动。”

  一切显得扑朔迷离。商报记者昨日就此事联系了浙江省证券业协会和浙江省证监局,对方均显得非常谨慎,称无法回答记者的问题,而多家杭州本地券商营业部亦表示并未收到过上述“叫停”的通知。

  “再等等看,如果还没进展,我们不排除重新启动团购活动。”曾学成说。

  杭州,“团购”第一线

  登录曾学成等人开办的“我爱股网”,首页显眼处即有“佣金团购”栏目。点击进去,网站会出现注册提示。

  记者随即以化名注册了一个账户并点击进入“佣金评测”功能。页面提示记者填写开户券商营业部、佣金率及资金规模,记者选择了一家杭州大型券商,将开户佣金设定为万分之二十,资金规模设置为10万元以下。

  随后网页显示了“测评报告”,称目前该网站内所有用户的平均佣金为万分之十五点四四,杭州所有用户(共505个)的平均佣金为万分之十二点四八,同一券商所有用户(共183个)的平均佣金为万分之十三点八一,同一个营业部用户(共55个)的平均佣金为万分之十一点二四,资金量为10万元以下的所有用户(共861个)的平均佣金为万分之十七点八五。而所有对比项中,最高佣金水平均为“万分之三十”,最低佣金水平则为“万分之三”和“万分之四”不等,综合来看,记者设定的万分之二十的佣金率,属于“偏高”。

  而当记者进一步点击希望申请佣金团购,系统提示记者填写真实手机号码以便联系。

  “我们鼓励会员填写真实资料,当凑齐有‘团购意向’人后,我们会把他们的联系方式给愿意接受这种模式的证券营业部,然后双方自己去谈。”曾学成说,通常“团购”的门槛很低,“有三五个人就可以了”。

  至于佣金费率,“我们也不是要求越低越好,不是要和券商过不去,只是希望佣金能更合理,因此通常要求万五,10万元以上的资金万四,这个数字,营业部还是有存活空间的”。而他在网站的另一个帖子中则表示,“团购”的心理价位上限,是“万八”。

  他向商报记者介绍,网站从去年开到现在,大约已有6000个注册用户,目前在深圳、上海、北京共13个城市展开“团购”活动,浙江境内则有杭州、绍兴、宁波三地。他说杭州是第一批启动此活动的城市,目前大约有六七家营业部愿意接受这种形式的“团购”,但他并未透露营业部的具体名字。

  扑朔迷离的“叫停通知”

  然而,在商报记者昨日的随机采访中,并未有杭州的营业部表示遭遇过此类“团购”。一位国内大型券商驻杭州工作人员称根本不曾听说过此事,另一位中小型券商杭州某营业部的业务经理则表示,在持续的“佣金大战”压力下,目前杭州佣金下调的空间很有限,“团购不团购差不多”。

  “佣金团购”突然杳无踪影,仿佛从未存在过。

  但就在上周末,《每日经济新闻》曾刊文表示,浙江省证券业协会已专门对会员单位“叫停”了此事,渠道则是“短信和专门的QQ群”。甚至于连通知本身也被“原文转载”——“各会员单位:近日,我会接会员反映,我爱股网通过提供转户、低佣金团购、荐股等服务大量吸收会员,对证券营业部正常经营产生了一定冲击,严重扰乱辖区市场竞争秩序。经初步查实,该网站并无相关证券经营资质,涉嫌非法证券活动,部分参与证券营业部涉嫌非法营销行为;我会已将相关情况汇报证券监管部门。望各会员单位高度重视、避免参与类似营销行为;如已有相关行为必须立即停止,并及时汇报。”

  商报记者昨日分别联系了浙江省证券业协会和浙江省证监局,两家单位均未证实这份通知的存在,但同时也未明确否定。

  记者首先根据公开信息显示的电话号码致电浙江省证券业协会办公室,一位女性工作人员表示自己不方便回答此事,并称发放通知一类的事务,均由该机构的会员部和培训部负责,不巧的是,上述两部门及相关负责领导“都去外地开会了”,要周三才能回到杭州。

  记者随后致电浙江省证监局与此事职能对口的机构处,该处叶处长以宣传纪律为由,客气而又谨慎地拒绝了采访,面对记者“是否有此事”的提问,坚持说“我不表态”,并让记者不应多加揣测。

  佣金团购PK佣金联盟

  无论是否有“叫停”一事,对证券行业整体的利润空间来说,“团购”肯定是一个威胁。

  因为“万四”的“团购价”,确实逼近了券商的底线。

  杭州一家券商营业部业务经理告诉商报记者,券商收取交易佣金,并非毫无成本。“这里头还有规费,包括证券交易经手费及证券交易监管费,大约在万二到万三的样子。剩下才是券商自己的。”因此,如曾学成所说,“万四”的确给券商留下了一点利润空间,但也仅仅是“一点”而已。

  另一位券商人士分析说,大户由于资金量大,每一笔买卖可以达到上万股,而散户通常只有几百、几千股,而券商还要缴纳一个席位费,在席位费中,超出的笔数也会另加收费。所以简单来说,在保证大成交量的前提下,笔数越少越好。所以,对于券商来说,100个10万元小散,与一个1000万元大户的含金量,或许并不相同。

  因此,虽然券商能够承受万分之四的低佣金,但如果散户全部采用团购佣金,券商佣金收入将会大大降低。

  有意思的是,每经新闻记者就佣金团购问题向消费者保护协会反映,消费者保护协会接线员表示,目前消费者保护协会只受理个人生活性消费,股票佣金不属于生活性消费,消费者保护协会不予受理。

  武汉科技大学证券金融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指出,由于佣金并非明码标价,差异化太大,这也就造成了对于散户的不公平,正是这样的不公平才会引发团购的行为,相反,证券协会主要的职能是维护行业内有序的竞争,因此若真的出手干涉,也可以理解。

  一面是券商日益微薄的佣金利润,一边是急于维权的小散“团购联盟”,矛盾自然出现了。

  商报记者在“我爱股网”中发现一则曾学成3月8日的发帖,标题为《广州和成都存在佣金联盟涉嫌不正当竞争》。发帖称:“在组织佣金团购过程中,我们发现成都和广州存在佣金同盟。据广州和成都多名经纪人透露,广州和成都都存在证券营业部结盟现象,甚至是主管部门牵头的,其中广州要求不能以低于万六的佣金水平招揽客户,而成都就更不靠谱,要求佣金水平不得低于万分之十,否则可能被‘有关部门’查处。”

  合法,但有风险

  那么,“佣金团购”究竟合不合法呢?

  浙江钱江律师事务所杨帆律师认为,虽然目前并无明确法律条文来约束此类行为,因此对于“佣金团购”这一举动本身,只是消费者又多了一种公平买卖的选择,不存在不合法。但杨帆律师同时提醒投资者,“网上团购”仍有两处潜在的法律风险:“第一,团购的召集者和参与者之间无形中形成了一种合同关系,却不存在有效的文件,因此万一出现纠纷,责任很难明确。第二,当情况出现变化时,团购参与者的利益或许会遭到损失。比如你用团购促销价买了东西,售后服务的权益或许也会打折,而部分买家当时只关心价格,并未留意这些内容,而这恰恰是比较容易产生纠纷的地方。”

  上海严义明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也表示,如果团购组织者本身就是消费者,那么从法律上来说,并不违法。另外,从中介人角度来说,如果中介人接受的是券商委托,证券协会就可以阻止,因为这是不合法的;但如果中介人接受的是消费者委托,这就是被允许的。

  对于协会到底有无职能或职权发布“叫停”信息。王智斌律师认为,证券协会有职能发布信息,不过在发布前需要一个具体的法律依据或者授权。具体来说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法律法规的方式,一种是证监会或地方证监局对它的授权的方式。如果没有上述两种方式,那么证券协会发布的通知就是一个指导性意见,并不是强制执行的。

  因此,对于传说中那份“叫停通知”里的法律问题,曾学成觉得更加“不理解”:“佣金团购服务都是免费的,而且主要也是投资者自己去谈,我们只是牵线搭桥,如果这也涉嫌扰乱市场秩序,那么家电团购,建材团购、汽车团购呢?”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