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大豆种植面积减少 黑龙江豆企遭停工潮

华股财经 2010年05月09日 09:51:47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曹红涛
字号:T|T

  受国际豆价略升及春播延迟影响,今年黑龙江省大豆播种面积下降的趋势或得以缓解,但产业基本面仍不容乐观——

  大豆,何去何从?

  本报记者曹红涛

  编者按:近年来,在大豆主产区,大豆种植面积减少,农民种植效益下滑,一些油脂加工企业倒闭。大豆产业何去何从,关系着这个产业链条上各个环节的利益。农民今年的种植意愿如何?油脂加工企业收购加工情况如何?大豆产业该如何健康发展?让我们共同关注。

  4月30日,始于去年12月1日的本轮国家大豆收储落下帷幕。“蛰伏”一冬的黑龙江省大豆加工企业,纷纷随行就市挂出自己的收购价格。

  黑龙江省大豆协会调查显示,企业收购价每斤普遍降了7分钱左右,加之国际大豆价格近来小幅上扬企稳,之前豆企大面积停工的状况有所好转,约有半数企业又动了起来。

  坏天气也成了利好消息。由于春播延迟,一部分玉米和小麦田不得不改种大豆,一些豆农转产水稻的计划也在冬雪春雨中“泡了汤”,种大豆是无奈的坚持。

  种植大户“移情别恋”

  “预报明天有中到大雨,今晚必须把水埂子抢出来,要不15号插秧还得往后拖!”

  5月5日下午,富锦市二龙山镇集民村村支书韩士东带着20多个雇工在自家的地里忙碌着。他去年种了230垧大豆,上月末以1.78元/斤的价格处理掉了九成,就是个保本。今年他铁了心全改种水稻,但前一段地里被雪水泡着下不去脚,打埂来不及,只好留了1000来亩地仍种大豆。

  韩士东说,往年全村670户家家种大豆,村里80%的地块是大豆田。而今年仅20%的农户愿意继续种植大豆,面积还占不到1/5。

  富锦市2002年被中国特产之乡组委会命名为“中国大豆之乡”,属国家大豆振兴计划示范县,大豆年播种面积维持在250万亩左右。大豆之乡的种豆大户,怎会“移情别恋”呢?

  比较效益低是关键。二龙山镇党委书记吴宝清给记者算账,一垧大豆收4000斤,按1.8元/斤算,毛收入7200元,扣除3500元成本,净赚3700元;而一垧水稻净赚则在8000元以上。当地农民以往愿意种大豆,主要是沿袭多年的种植习惯。大豆种植成本低,管理比较粗放省心,“见苗后基本就可以收工了”,“遇到好年景,也不少赚”,农户们至今对2007年最高达3元/斤的好行市津津回味。

  但这种种植惯性正遭遇越来越大的阻力。

  2008年来,国际大豆价格持续低迷,目前浮动在3000元/吨的水平线上,已经低于国内大豆的生产价。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张照新认为:“从绝对收益来看,大豆价格没有达到豆农的期望值;从相对收益来看,种植玉米要比大豆的收益更大。”

  3月底,二龙山镇新兴村的“全国种粮能手”孙圣海把去年276垧地产出的300多吨大豆一次性出手,仅卖到1.64元/斤的价格,赔了60多万。今年春耕,他全改了水稻,大豆“一根垄都没种”。

  而对于该省北部黑河地区,豆农根本不可能像孙圣海那样潇洒转产。由于地处高寒地带积温受限,约有近千万亩耕地只能以种豆为主。黑河市逊克县边疆镇豆农曹雷说,当地种小麦怕旱、种玉米产量低,他今年准备试种些中草药,如果成功明年就转产。

  黑龙江省农委3月公布的一则农情调查显示,2010年全省大豆种植面积预计下降到6500万亩,减少560万亩,跌幅迫近10%。进入4月,受50年最大暴雪及持续低温等因素影响,该省春播普遍推后,部分作物面积只能改种大豆,多少缓解了大豆种植滑坡的情形。

  加工企业再陷“休克”

  过去的小半年,在进口大豆冲击下,黑龙江的豆企遭遇了2008年以来又一次严重的停工潮。

  金正油脂有限公司4.8万平方米的厂区一片沉寂。六栋标准储藏罐内那1万多吨大豆何时能上生产线,没人知道。“春节后到4月中旬一直没开工,170多名员工大部分都放假了,每个月给300块钱生活费。”董事长金壮办公桌的电脑屏幕上,实时显示着芝加哥和大连期货市场的大豆价格。他感叹,往年的4月是春耕前收豆的忙季,而今年只有零星农民来打听价格,“有价无市”。

  一个月前的情况的确让人寒心。进口大豆的到港价格只有3400元/吨左右,和国家规定的大豆最低收购价3740元/吨之间,存在300多元的价差,“扣除国家每吨160元的补贴,加工一吨我还得倒贴150元!”金壮说,按每斤1.7元收购才合适,豆农却不肯卖,企业只有停产。看着一百多号人成天无所事事,金壮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甚至想转产搞玉米烘干。

  据业内人士介绍,我国以进口大豆为原料的加工企业已占据了80%以上的市场份额。近年来,国内大豆压榨企业纷纷兴建扩厂,而厂址大都选在沿海地带,逐渐放弃了东北大豆渠道。

  为防“豆贱伤农”,国家自2008年起实施临储计划和最低收购价政策,农民利益有了保障,但压榨企业却陷入尴尬。2009年,国家把部分压榨企业纳入了收储补贴范畴,但面对进口大豆的价格差,补贴显得有些杯水车薪。

  至今年3月,黑龙江省68家规模以上的大豆加工企业绝大多数停产,并全部停止收购大豆,总开工率甚至跌至两成以下。个别仍坚持生产的企业,消化的是去年“临储转地储”的大豆。

  去年底,国家安排黑龙江将150万吨临时储备大豆,定向销售给大豆加工企业,补贴标准是每吨210元。一位油脂企业负责人抱怨,“本想拿着国家补贴的大豆能得点实惠,却没想到吃了个哑巴亏。”

  “我们降了8分钱,现在挂出的收购价是一块七毛二。”金壮5日告诉记者,进入农忙时节,卖豆子的少,目前加工的仍是之前享受国家补贴的豆子,估计能坚持到5月10日,之后还得停工。他把收豆的希望寄托在6月中旬农忙以后。

  振兴提高仍有潜力

  豆农们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美国、阿根廷、巴西的大豆漂洋过海运到中国,价格却比国产大豆还低那么多?

  业内人士分析,症结在三个方面:种植方式不同、产业结构不同以及补贴等政策机制不同。

  中国大豆多为散户种植,每户平均只有3.5亩生产规模,专业大户也只有150亩左右,而美国、巴西、阿根廷的生产规模平均在2200亩左右。两相比较,外国大豆成本平均每吨要低100—200元。

  国际大公司还建立了从种植农场、贸易公司、港口、船队、加工厂甚至期货公司等覆盖“全产业链”的商业体系,占据了市场营销的顶端优势。此外,进口大豆的价格优势,还得益于政府的高额补贴。

  与外资“航空母舰”般的产业链比起来,东北一家一户的小农生产和散兵游勇似的油脂加工企业,形同“小舢板”。

  对于如何促进大豆产业健康发展,黑龙江农科院大豆专家刘忠堂建议,首先要提高单产,实行规模化种植、企业化管理。黑龙江省农垦系统的亩产接近340斤的国际先进水平,而农户种植亩产仅200多斤,“这里面有极大的潜力可挖” 。其次,要建立保护豆农和企业的价格体系。此外,国家应加大在水利设施、农机装备、农田基本建设、大豆科研和品种改良等方面的投入力度。

  中国大豆协会副会长刘登高说,还可设立大豆产业发展基金,从产业和金融政策等方面引导主产区大豆加工企业的联合。

  近日,黑龙江省农委、发改委、财政厅等部门正着手研究制定该省大豆产业发展振兴规划,以期促进该省大豆产业多元化发展,增强对大豆市场的调控能力。

  延伸阅读

  ■豆油是我国最主要的食用油,约占国内食用植物油消费的40%;豆粕是重要的饲用蛋白原料,占国内饲料工业蛋白原料的60%左右;豆制品是我国主要的传统植物蛋白食物。

  ■改革开放以来,包括大豆在内我国油料生产持续快速发展,面积不断扩大,单产大幅度提高,总产量成倍增长,产品质量明显改善。

  ■到2005年,全国油料播种面积达到21476.6万亩,比1978年扩大12143.1万亩,增长130%,年均增加450万亩;平均亩产量达到143.3公斤,比1978年提高87.4公斤,增长156.4%,年均增加3.2公斤;总产量达到3077万吨,年均增加94.6万吨。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