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钱3000亿 山西煤炭兼并进退失据

华股财经 2010年05月09日 09:58:17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李宾
字号:T|T

  温州商人李伟贤再一次从山西无功而返,回到浙江老家,他的众多同乡也是如此。

  2009年,山西省展开大规模的煤炭资源整合运动,大量中小煤矿或被兼并,或遭关闭,像李伟贤这样的浙江煤老板,不管是否愿意,都只能在一纸补偿协议上签字画押。

  按照协议上约定的时间,他们现在至少应该领取八到九成的补偿款了,然而实际上有些人连一分钱都没到手。

  奉命整合中小同行的山西七大省属国有煤矿集团,也有他们的苦衷。据估算,三年内完成整合所需补偿款不下1000亿元,而煤矿改建和新建投入资金,可能高达2400亿元。问题是,这些看上去财大气粗的国企,手头根本没有那么多钱。

  浙江煤老板讨债路漫漫

  今年4月的一天,李伟贤收到一条来自山西焦煤集团的群发短信,内容是要求他提交领取第二笔补偿款的相关证明材料,和领第一笔补偿款时相比,这次要提交的证明多达6份,最要命的是要有“土地证”。

  李伟贤有点怀疑,这不过是对方拖延付款和减少补偿的借口,因为很多矿井没有土地证,当初山西各地引进投资时,默许甚至鼓励投资商与矿井业主“私下解决土地使用关系”,他们大多是矿井所在地村集体借用或租用土地及办公场所,并无办理土地证一说。

  李伟贤投资的煤矿,位于山西省忻州市宁武县,探明储量为3000多万吨。2008年,他出资1.4亿元从上一个煤老板手中买来后,几乎一天都没有正常开采过,就遇上了煤炭资源整合大行动。

  按山西省政府要求,到2010年,山西省煤矿数量要从当时的2840座减少到1000座,主要由省属七家国有煤炭集团出面整合,地方骨干煤矿企业在不影响“七大巨头”整合计划的前提下,也可收购兼并周边小矿。来自浙江等东部沿海地区的商人,正是此类中小矿山的主要股东。

  “我们也没别的念想了,就盼着早点拿到钱,离开山西去找别的投资项目吧。”李伟贤说。即使是这样简单的愿望也落空了。据李伟贤所知,焦煤集团下属的汾西煤炭集团在宁武县一共整合收购了15座煤矿,共需付补偿资金约20亿元,但迄今为止只兑现了2亿多元。

  而焦煤集团方面一直没有派人前来交接煤矿,项目负责人好像蒸发了一样,很难联系上,煤矿的日常看护责任和费用,李伟贤不得不继续承担。

  李伟贤曾联络那些有同样遭遇的浙江煤老板们前往宁武县煤炭局询问,得到的回答是,“国企的钱没有汇来,我们也没有办法。”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不光外来的浙江煤老板们求告无门,山西乃至宁武本地的一些煤老板同样两手空空。

  山西政企联手念“拖字诀”

  在山西煤炭整合行动中,整合和被整合双方并没有直接面对面的机会,从最初的协议签订到现在的补偿款拨付,均由各市县煤炭局“牵线搭桥”。

  山西西南部临汾市某县一位煤炭局长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去年省政府把煤矿整合的进度作为考核县长、书记工作的重要指标,压力层层传递,他们自然首当其冲。

  起初各县煤炭局的官员们主要任务是说服煤老板,尽早接受转让协议,如今则反过来天天打听国企们的钱何时到位。

  “反正我们煤炭局里外不是人。”那位局长无奈地说。

  临汾市汾西县接受整合的20多家煤矿,大多已经完成了具有标志性意义的证照变更手续,但最实质的第二部分补偿交易协议的签署,尚无丝毫进展,煤老板与国企“买卖”双方对于补偿款的数额分歧依然不小,而即使达成协议,补偿款还是到不了账。

  更让李伟贤感到奇怪的是,到现在他也没有拿到自己签署的协议文本原件。去年底协议签订时,煤老板们签字盖章之后,国企方面声称要拿回去让单位盖章、法人签字和上级审批,好几个月都过去了,居然还未办好。

  与此同时,一些后来附加的补偿款领取条件陆续出台。据李伟贤介绍,第一次领取补偿款时只需提交煤矿所在地村委会及乡镇政府开具的证明,而领取第二次款项时,则要提供报纸公告、债权债务处理保证函、完税证明、技术资料移交证明、价款缴纳原始凭证,并要移交土地证件等,此外还要交纳村、乡有关管理费、县煤炭局各部门管理费,以及整合收购税费等。

  “雁过拔毛,每个部门都要收钱,这一下又会少补偿几千万元了。”李伟贤说。

  3000亿整合资金谁买单?

  据了解,山西全省有84个重点产煤区,各产煤区市县在此次整合过程中所要付给煤老板的补偿款均数以十亿元计,比如产煤大县临汾市洪洞县,补偿款就高达60亿元。业内人士估算,仅仅退还资源价款以及补偿款一项,最保守估计也需要1000多亿元。

  今年地方两会期间,山西省煤炭工业厅曾发布一份关于煤炭资源整合的工作报告,报告的最后部分称:关闭小煤矿任务重,资金需求大,为此恳请代表们向国家有关部门建议,明确关闭矿井的补偿标准和资金支持。

  还有更令人担心的事。山西省社会科学院能源研究所所长王宏英曾做过专门调研,发现今后1~3年内,山西省内80%经过整合的煤矿都要改扩建,每个矿的投资至少在3亿~4亿元左右,仅山西焦煤集团、山西煤炭运销集团两家,所需建设资金就各达300亿~500亿元,据估算,全省煤矿改扩建资金可能高达2400亿元。这已大大超过了七家参与整合的省属国有煤矿集团的总资产净值。

  山西焦煤集团下属的汾西煤炭集团一位不愿具名的负责人对记者透露,他们今后三年所需的改扩建资金超过100亿元,现在正是改扩建工程的关键时期,讨债的煤老板们又“不依不饶”,压力可想而知。

  山西煤运集团忻州分公司一位负责人称,目前用于支付补偿款的资金主要有两个来源,大部分是由集团公司提供担保的银行贷款,小部分则来自集团的直接拨付。

  但王宏英说,银行并不是有求必应的,他们也要评估风险,超过了企业本身资产净值的资金需求量,银行是不敢贸然审批的。

  王宏英认为,要解决煤矿整合面临的资金困局,应该加快煤炭企业股权多样化改革,引进外来投资者参与整合重组。他说内蒙古、新疆等地煤炭企业引入外来投资者的做法很普遍,山西省却还处在“外面的进不来,省里的出不去”的阶段。

  不过,刚通过整合把浙商等外来投资者“请”出去,又要引入新的投资者,谋求省属国企一枝独秀的山西省政府,能转得过这个弯来吗?

  与“七大巨头”相比,参与局部整合行动的各地方大煤企日子稍微好过一些,毕竟他们不必“遍地开花”,融资额也不会动辄以百亿元计,而且收购兼并本地中小煤矿后,他们通常就是一家独大了。

  但不管接下来局面发生什么变化,李伟贤和他的浙江老乡们,肯定要另谋出路了,部分仍然对矿业投资有热情的人去了贵州、内蒙古等地,更多的人则心有余悸,试图考察其他更为安全的投资项目。李伟贤曾看好杭州一个地产项目,由于煤矿补偿款迟迟拿不回来,只能干着急。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