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华龙股东大会闹剧背后 中小股东缺失话语权

华股财经 2010年05月10日 09:09:20 来源:投资者报
字号:T|T

  4月26日上午10点半,距离ST华龙(600242)股东大会召开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坐在玻璃门外的股东们焦急地看着手表,而此时,首先进去登记的股东却仍没登记完。大家开始被中昌海运极慢的工作效率折腾得内心焦急。而这已经是股东们被要求第二次进行股权登记。

  今天的这场股东大会,主要目的是投票决定“关于延长中昌海运重组ST华龙决议有效期和延长授权董事会办理相关事项期限的议案”是否可行。

  重组再次延期。这场维系两年之久的重组预案,让中小投资者已无所适从。而当他们面对态度强硬的大股东,以及过场游戏般的股东大会时,他们也清楚地明白了,自已根本无法改变什么。

  在一场闹剧般的股东大会背后,我们发现,决定中国上市公司命运的永远是公司大股东,那些持有反对意见的中小投资者,其所谓的话语权,也只能是“鼓掌”般简单。

  二度股权登记

  4月6日,ST华龙公告称,经2009年3月27日广东华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龙集团)召开的2008年年度股东大会批准,并根据华龙集团第六届董事会第十八次会议决议,经广东省工商管理局核准将公司名称变更为“中昌海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昌海运)。因为上市公司重组还未结束,继续用ST华龙作为“600242”的名称。

  就是这样一家即将重组完毕的公司,却让分散在各地的流通股东焦虑地赶来。当他们4月26日上午10点半到达会议所在地——阳江市江城区安宁路A7号金达商贸大厦时,却被告知需要再次股权登记。此前的4月23日,他们做过股权登记。

  实际上,当中昌海运宣布延长重组ST华龙时起,这些流通股股东就已开始着急。让这些流通股股东着急的原因是:上海三盛宏业进入广东华龙进行重组已经两年有余,先进行宣告破产,结清所有债务,清掉原有的资产,然后放进中昌海运一条船的70%股权,并让公司托管了一个盈利的公司,保持了两年微利的净壳状态,但是承诺的资产注入却迟迟没有兑现。在这个过程中,中昌海运的资产评估结果超过8亿元,连续下降到3.62亿元,承诺的利润也由近亿元一再下调至现在的3000多万元。

  “他们都磨蹭两年多,资产缩水虽然对我们小股东有利,但是他们当时所定的3元多的增发价格,两年后也占了大便宜,盈利承诺又大幅调低,如果没那个能力,何不让出资源,现在这个净壳状态,很多有实力企业都可以迅速改变公司的现状,我们也不用等这几条破船。”在等待登记过程中,一些股东开始私下抱怨。

  等待,继续等待。时间很快指向中午12点,这时已经超过股东大会开始时间近一个小时,总共6位股东及股东委托人,才被准许去七楼开股东大会。

  而当进入7楼会议室后,股东们发现,会议室内的简易椅子上,已经整齐地坐了10多个人。

  不让小股东参与的投票

  据中昌海运办公室工作人员介绍:“在椅子上坐好的,全是公司的股东,而坐在领导席位上的则是阳江市工业局的代表、中昌海运董事长周健民以及广东众君法律师事务所陈影律师。”

  据了解,阳江本地(ST华龙是当地唯一上市公司)的遗留问题法人股股东多达89家,很多已经长期没参加年检,也没办理给大股东送股的全流通手续。

  会议刚一开始,周健民就质问中昌海运的工作人员,“为什么股东们会迟到”。但其工作人员的回答是,“股东们来得太晚了”。

  周健民对股东们说:“本来开会的时间已经到了,既然你们迟到了,律师建议我提前开会,不必等你们了。”此话一出,立即引来反对之声。

  为缓和气氛,中昌海运董秘谢晶对周健民表示,并不是股东们的问题,而是办公人员工作效率太慢导致的。

  在股东们全部落座后,周健民介绍了计票人员和监票人员,并要求股东们鼓掌以示通过。两名计票员均是女士,而监票员则是由中昌海运的职工监事担任,远道而来的流通股股东未能参与计票。

  很快计票结果出来了。在上海兴铭房地产有限公司回避表决的情况下,“参加本次会议的股东及股东代表12名,所持股份总数共4125.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3.71%。表决情况:同意15990914股,占出席会议有表决权股份的68.35%;反对7405922股,占出席会议有表决权股份的31.65%;弃权0股。”

  股东会在抗议中宣布通过

  这样的结果,让外来股东们质疑计票是否准确,但在现场的陈影律师不同意,认为结果符合《公司法》及相关规程的要求。

  这再一次引起流通股股东不满,纷纷要求重新计票,后在谢晶的斡旋下,股东们获得再次计票的机会,但是上市公司方面仍然不允许流通股股东参与计票。

  因此,第二次计票由董事长周健民亲自计票,而陈影律师作为监票员。在不到 20分钟后,第二次计票结果出来了,与第一次计票结果一致。陈影律师在流通股股东的抗议声中宣布,本次股东会议通过的决议合法有效。

  有备而来的流通股股东显然有点无法接受这个“延期重组”通过的事实。因为,在此之前,大家的目的就是要否认该项议案,并且在股权上做足了文章。

  但结果恰恰相反。据《投资者报》记者了解,ST华龙股东中的限售股投资大鳄张授清经常与大股东进行联系与沟通。此次,他选择赞成大股东。

  投票结果一出,周健民迅速地宣布会议结束。不过,周健民也在这样的反对声浪中意识到不能草草了事。

  周健民当场对流通股股东承诺:“华龙有着沉重的历史包袱,而我们过去的主业是房地产,在2008年我们就判断这个行业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将处于宏观政策的严重打压中,海运是我们要着力发展的新主业,但是由于全球金融危机的关系,波罗的海航运指数(BDI)从11000多点大幅下跌至不到700点,导致运价严重缩水,我们上市进程因此严重延误,但是我们对新主业的发展是坚决的。”

  中信证券(600030)研究员纪云涛分析,中昌海运核心竞争力是对购船时机的把握。目前的船价是2004年以来的最低点。尽管从绝对价格看,依然比10年前高50%左右,但这部分增幅也已是覆盖过去10年的美元贬值和造船成本。因此船价已经是最低点,下跌风险几无。

  纪云涛认为,公司若能抓住机遇,通过新造船,购买二手船以及收购兼并等方式迅速扩大船队,将奠定公司未来10多年的成本优势,并在下一个航运牛市来临后,获得很好的收益。

  这样的解释虽然暂时平息了股东大会的波折,但却无法掩盖流通股股东对上市公司拖延重组的不满。毕竟,两年的重组预案还只是纸上谈兵,美好的未来都只能是空口承诺。而流通股股东的不满和反抗,最终还是被大股东化解于无形。一场闹剧般的股东大会,最终还是以中小股东的“鼓掌”收场。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