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源钨业核心资产陷纠纷 世界钨都第1股乱象

华股财经 2010年05月18日 09:12:48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字号:T|T

  在享有“稀土王国”和“世界钨都”之称的江西赣州,今年3月31日章源钨业J002378成功上市,尤其是实际控制人黄泽兰的一夜暴富,纸上财富达126亿元,成为当地炙手可热的话题。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章源钨业成功登陆资本市场的同时,公司旗下核心资产之一的石雷钨矿身陷纠纷至今悬而未决;公司招股说明书中,石雷钨矿转让价格等信息存在“披露不实”的嫌疑。并且,公司最大矿区淘锡坑钨矿地处章江源头,是否存在污染也有待进一步核实。

  面对种种质疑,这家被市场称为“世界钨都第一股”的公司是怎么通过层层审核上市的?

  今年3月31日,章源钨业J002378成功上市,尤其是实际控制人黄泽兰的一夜暴富,成为当地炙手可热的话题。

  其中值得关注的是,在上市前,章源钨业旗下资产石雷钨矿深陷纠纷,江西大余县法院已于2009年4月受理此案。

  令人感到蹊跷的是,章源钨业在其上市招股说明书中对此纠纷事件只字未提,且对涉案的石雷钨矿的历史沿革介绍以及拍卖招标、转让价格等信息均语焉不详。为此,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深入章源钨业总部赣州崇义县和石雷钨矿所在地大余县一探究竟。

  纠纷

  在大余县左拨镇,当本报记者花了近一个小时才艰难地爬上海拔500米、陡峭的石雷钨矿棕树坑工业区时,当地个体投资者邹小玲愤怒而无奈地说,“我们被石雷钨矿欺骗了,这几年前期投入2000万元,去年才刚打出矿窿子,一般打钨矿都得五年以上才能收回成本,矿区出尔反尔,要我们卷铺盖走人!”

  据了解,2004年10月,受崇义县章源钨制品有限公司大余石雷钨矿委任,彭有道担任棕树坑工区长。随后,彭有道以签订采矿经营生产合同转包生产经营权的形式,向社会发包、招纳、吸收开矿资金,并口头承诺可持续开采。截至2008年底,石雷钨矿棕树坑工区发包采矿工段9个,9个工段又发包为63个采矿小组。由此,吸收社会开矿资金1960多万元,涉及采矿民工800多人。

  2009年2月28日,在大余县金莲宾馆,彭有道召集各发包工段负责人称:由于工区股东问题,现无法与石雷钨矿协调继续合作生产,各发包采矿工段即日停止采矿生产。

  在大余县南安镇南安大道江西省中吉工程建设有限公司负责人办公室,记者找到了事件“核心”人物彭有道。彭对记者出示了其与章源钨业石雷钨矿2004年10月5日签订的任免《协议书》和2005年6月5日签订的《补充协议书》。他说,“现在这些人都找我要赔偿,我是‘哑巴吃黄连’,我也是受害者。”

  随即,记者驱车来到章源钨业总部崇义县。当地知情人士称,公司董事长黄泽兰不在公司的话,一般“大小”事情都找公司监事会主席、党委书记张宗伟。

  “董秘北京出差去了,这个事情没什么好说的,我们准备起诉这些到处造谣污蔑公司的人。”张宗伟对记者说。

  一方面是彭有道和个体投资者都觉得“冤屈”,另一方面章源钨业似乎并不在意这些投资者和纠纷。大余县当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道出了其中玄机,“彭有道受聘当了三年矿区长,章源钨业没有得到什么好处,现在合同到期了,还不趁这个‘机会’收回?”

  资料显示,石雷钨矿是章源钨业拥有采矿经营权的四大矿山之一,其钨矿储备量位居第二位,是章源钨业重要的后续资源。

  章源钨业对于钨砂原矿需求很大。据悉,近三年,章源钨业外购钨精矿占需求总量的比例分别为58.07%、50.53%、67.57%,期间钨精矿市场价格涨幅较大并持续处于高位,对公司毛利率水平和经营业绩产生影响。

  不过,石雷钨矿棕树坑矿区出产的钨矿并没有进入章源钨业,且没有获取任何收益。

  “我们的钨砂没卖给黄泽兰,而是卖给了彭有道的中吉公司,再由中吉自己加工提炼出售。”陈才生说。

  为调解石雷钨矿棕树坑矿区纠纷,2009年3月,大余县各相关单位在县地矿局会议室召开会议。参会的陈才生说,“当时,石雷钨矿的肖矿长说棕树坑工区9个工段63各小组开采出来的钨砂原矿,石雷钨矿是一分钱都没有收取的,彭有道自己也承认了。”

  对此说法,彭有道也表示了认同,他解释说,《补充协议书》第四款称,“这是投资开拓阶段。”此外,当本报记者来到大余县地矿局了解情况时,负责接待的一位股长对调解会议上肖矿长的“无偿”说法表示了默认。

  转包

  据悉,石雷钨矿棕树坑工区已经过层层转包。

  谢文勇是628中段承包人。他说,“我是从彭有红那里以13万元和曹文军那里以43.3万元‘买取’628中段采矿股权的,他俩又是从彭有道那里买来的,彭有道也是从章源钨业买的。”

  据大余县地矿局工作人员介绍,棕树坑工区承包方式和费用是采取生产成本包干;承包方按照毛砂数量的35%上缴发包方作为承包费,承办方自负盈亏,“这三年间,这些承包股东共上缴给江西省中吉工程建设有限公司钨毛矿约100吨。”

  “实际上,按照现行相关法律,这些二、三级承包商都是没有任何采矿资质非法挖矿,章源钨业则是违法发包牟利。”谢的代理律师刘献斌说,采矿权人搞多级转包,不仅自己不直接从事采矿活动,反而多次更换矿主,连续转包,变相倒卖采矿权以牟利。

  由于违规开采,事故也就时有发生。

  在本报记者调查中,章源钨业在其上市招股说明书中信息披露不实,隐瞒了一起生产事故。2008年4月30日,石雷钨矿棕树坑工区萝形凹538平窿周忠义承办组发生一例一人伤亡事故。而公司招股书称,“报告期内,本公司所属矿山共发生一般性死亡事故2起,事故调查、处理情况如下:2006年9月28日、2007年6月23日,公司下属矿山淘锡坑钨矿发生一起物体打击事故、一起井下窒息事故,各造成1人死亡。”

  隐情

  彭有道喊冤?挖了几十年钨矿“老矿工”陈才生表示认同,“彭也仅仅是个傀儡,真正的老板是黄义清‘局长’,棕树坑矿区是黄泽兰为了‘报恩’,免费送给黄义清的。”

  对于陈的说法,彭有道仅仅淡淡一笑,“嗨!没这回事!”

  据当地政府工作人员介绍,2003年—2007年,黄义清任大余县乡镇企业局局长,2007年4月调任大余县安监局局长。据反映,黄义清在任期间,为黄泽兰拿矿出力不少。

  对于章源钨业“乘机收回”的传言,陈才生说,“真正原因是,2008年上半年,黄义清受到纪检部门调查,‘处罚’了800万元,随后,黄义清要求彭有道给予‘补偿’而把关系搞僵了,彭有道再也无法和石雷钨矿协调继续合作生产了。”

  记者发现,在2008年6月,大余县纪检委以引用新闻报道的形式称“原县安监局局长黄义清违法违纪案,此案涉案违纪金额重大”。

  价格

  知情者说,1984年,29岁的黄泽兰,看到别人挖矿赚钱也开始进入采矿业,从挖钨砂开始。1989年,崇义县对部分矿区的矿点实行面向社会承包租赁。黄泽兰拿出自己的所有积蓄与人合伙东拼西凑了5000块钱,在关田开挖了第一个矿窿。

  “黄泽兰发迹是在1994年借钱买钨矿以后。”陈才生说。章源钨业上市招股说明书中称,1994年,黄泽兰与崇义县国资局达成协议,以252.2万元的拍得淘锡坑钨矿。1995年,黄泽兰又以348万元的拍得濒临倒闭的新安子钨矿。

  据悉,石雷钨矿在上世纪80年代末期就已取得探明钨储量达3万吨以上的大型钨锡矿区采矿经营权。

  蹊跷的是,进入2003年,石雷钨矿没有采取通行的招牌挂形式,而是采取了协议转让形式。据章源钨业公告,2003年9月10日,大余县政府出具《关于要求对大余县石雷等两矿区采矿经营权进行协议转让的请示》,拟将石雷矿区转让给崇义章源钨制品有限公司。

  2004年3月27日,江西省国土资源厅出具了《关于对大余县石雷等两矿区采矿权进行协议转让的请示的批复》,同意赣州市矿产资源管理局对大余县石雷等两矿采矿权进行协议转让。2004年4月29日,江西省国土资源厅出具了《采矿权转让批复》,同意大余县第二钨矿石雷坑口采矿权转让给崇义章源钨制品有限公司,并依法办理了采矿权变更登记手续。

  对此,棕树坑工区个体投资者王家聪认为,“这些都与时任大余县乡镇企业局局长黄义清的‘帮忙’是分不开的,石雷钨矿是乡镇企业局下属资产,更为夸张的是,据说石雷钨矿实际作价仅仅为60万元!”

  此前有报道称,1998年,黄泽兰租赁了大余县石雷钨矿,租期60年,2004年以“一定的价格”买断该矿。到底石雷钨矿的协议转让价格是多少?章源钨业公告称,该矿采矿权转让价款为700万元。

  令人不解的是,本报记者通过一定渠道拿到了一份余民二初字第170号法院判决书,据该判决书称,“由江西省大余县地质矿产局将原大余县第二钨矿石雷坑口采矿权以人民币1960.63万元转让给崇义县章源钨业制品有限公司所有。”

  4月30日,本报记者采访章源钨业未果。当晚,当记者刚到达大余县时,张宗伟打电话给记者说,“我受董事会委托,希望和你谈一下。”当记者表示已到大余时,张表示,“你明天再过来一趟吧。”记者表示,希望张也能抽空来大余一趟。但张宗伟回绝了记者的提议。

  邹小玲说,“我们是看着黄泽兰是最大老板的后台,没想到举债投资几百万,还是拗不过黄泽兰。”

  大余县地矿局官员对本报记者表示,2009年,县委书记和县长两次约访黄泽兰,但都未果。

  对于相关事情,本报记者试图采访大余县分管副县长孙敏,但对方以开会为由婉拒。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