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皮:新一轮政策拐点何时出现?

华股财经 2010年05月22日 08:29:58 来源:华夏时报
字号:T|T

  中国股市似乎总是和危机有扯不断的联系。

  2008年华尔街金融危机发生的时候,上证指数的跌幅仅次于同年发生了崩盘的越南股市,是当年全球第二大跌幅;2010年希腊危机越演越烈的时候,上证指数的跌幅同样仅次于危机的发生地希腊股市的跌幅,又成为全球第二大跌幅的市场。

  如果说2008年的跌幅和2010年的跌幅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2008年的时候没有股指期货,而2010年的时候股指期货上市了,但是不管有没有股指期货,上证指数都逃不掉暴跌的命运,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股市有没有股指期货都是一样的,如果股指期货没有减缓上证指数的跌幅,股指期货的意义就要大打折扣。事实上也是如此,在一个趋势市场中,股指期货无疑具有领先的功能和放大的功能,跌时助跌,涨时助涨,一味否定本轮下跌和股指期货没有关系,等于否定股指期货存在的合理性。

  如果以2009年的3478点算,此轮的调整跌破2500点至2481点,跌幅已经超过28.66%,即便按2010年的高点3306点算,跌幅也有24.95%,不管哪种算法,中国股市都已经进入公认的25%的牛熊转换幅度。中国经济一枝独秀,中国股市率先走熊,怎么看都不是个事,不是中国经济有问题,就是中国股市有问题,或者经济和股市都有问题。

  先说经济的问题。

  毫无疑问,2009年中国政府应对金融危机的决策是正确的,落实是有力的,完成的V字型反转也是成功的,但是进入2010年之后不可持续性引起了高度关注。2009年GDP是8.7%,第四季度是10.6%,2010年第一季度达到11.9%,这个增速已经达到2007年经济过热的水平,因此,国务院提出2010年GDP指标仅为8%时实际就已经在告诉我们,中央已经做好了GDP增速回落的思想准备和政策空间,如果8%是可以接受的全年指标,意味着某个时点低于8%是完全可能的,与此相适应的是货币政策开始打左灯向右转,一方面强调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不变,一方面把信贷增长规模由2009年的9.59万亿调整为2010年的7.5万亿并且连续三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至17%,距离从紧政策的最高值仅有0.5%的差距。房地产只不过是经济增长和信贷增长的一个矛盾载体而已。

  提高存款准备金率表面上看对经济的影响没有加息来得全面,但是抽紧的是流动性,在信贷保持17%增长的背景下,影响的就是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所以银行股都有强烈的再融资冲动和压力。打个不恰当的比喻,为银行信贷的增长买单的不是别人,正是投资者,这种情景和2008年是惊人的相似,一方面是货币从紧,另一方面是中国平安和浦发的巨额融资,股市根本就没有什么出路。

  再说股市本身的问题。

  问题之一是创业板和中小板失控,泡沫越吹越大,形成了整体低估和局部泡沫相伴相生的局面。IPO的市盈率越来越高,超募资金越来越多,发行价越来越离谱,而与此同时,弄虚作假已经肆无忌惮,在主板公司平均增长超过20%的情况下,大多数创业板公司2010年第一季度的业绩和2009年第四季度缩水率高达30%。泡沫早晚是要破的,中小板如此,创业板也如此,反过来,创业板泡沫不破,中国股市跌无止境,永无出头之日。

  问题之二是股指期货缺陷被人为利用,成为机构操盘跨界套取私利的工具,尤其是基金经理吃里扒外的行为,形成大盘减仓和做空股指的恶性循环。

  其实有问题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承认有问题。令人欣慰的是从5月13日温家宝总理的天津讲话中,我们知道政策累加的负面效应已经引起了关注,这意味着新一轮的政策拐点或许就是在困惑和迷茫之中出现的。

点击排行
  • 热股
  • 股票
  • 视频
  • 财经
  • 理财
  • 学院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炒股软件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