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新闻首页 > 主力 > 主力看市 > 正文

5年狂砸30亿,影视富豪拥4家上市公司,今被法院悬赏千万追债

来源:华股财经 编辑:华股编辑 时间:2019年12月25日 15:04:47

原标题:5年狂砸30亿,影视富豪拥4家上市公司,今被法院悬赏千万追债

在资本泥潭中挣扎许久的长城系,似乎陷得更深了。

近日,杭州中级人民法院发布一则悬赏令,以1307.69万元高价悬赏长城影视征集财产线索。悬赏公告显示,此次悬赏的被执行人是赵锐勇和赵非凡父子。

作为曾经手握4家上市公司的影视圈大佬,赵锐勇是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下称“长城集团”)的最终受益人、实际控制人。长城集团的旗下共有长城影视、长城动漫、天目药业3家A股上市公司以及长城一带一路一家港股上市公司,被称为资本市场上的“长城系”。

2017年左右,长城系公司陆续向建设银行西湖支行贷款逾1亿元,以公司应收债权作为质押。由于最终上亿的债权只追回两三百万元,该行于2019年8月向法院提起强制执行申请。按照10%的悬赏比例,可以推断此次执行金额约为1.3亿元。

实际上,此次悬赏执行只是长城系资本困境中的一个个案,1.3亿元的执行金额,也只是赵氏父子所欠债务的冰山一角。据了解,自2018年起,长城系就开始陷入资金泥潭,旗下公司多次“爆雷”,公司股份冻结、被动减持、债务逾期等危机层出不穷。

借壳高手:三年拿下四家上市公司

展开全文

在长城系深陷资本泥潭之前,赵锐勇也曾有过一段从放牛娃到一级作家再到资本大佬的励志故事,而其控制的“长城系”也曾经是资本江湖的一大传说。

1954年11月,赵锐勇出生在浙江诸暨的一间小茅屋中,祖辈世代文盲。小学四年级时,赵锐勇辍学回家,以放牛、捡牛粪、拾煤等谋生。等过了放牛的年纪,他开始走出农村到外面打工,做过代课老师,也做过铁路临时工,但无论走到哪里,他的行囊里总是揣着书本。

1976年,赵锐勇到诸暨城关一家农机厂做了三年学徒工,月薪14元。期间,他开始进行业余文学创作,并不断有作品获得各类奖项,很快就成了诸暨小有名气的作家。

1980年,26岁的赵锐勇被调到诸暨广播站,做广播站记者。“说是记者,实际上就是一个临时工的角色”,赵锐勇曾对媒体表示。直到五年后,他才作为特殊人才“农转非”,成为一名有编制的“干部”。

1990年,时年36岁的赵锐勇受命筹办诸暨电视台,后来成为该台台长。也是这一年,赵锐勇被破格评为了国家一级作家,实现了从“放牛娃”到“一级作家”的飞跃。

不过,赵锐勇更为人所知的是其从”一级作家“到”资本大佬”这一段故事。

1997年,浙江省文联创办浙江影视创作所,并由赵锐勇牵头操办,这成为了长城影视的前身。三年后,浙江影视创作所改制并组建长城影视有限公司,赵锐勇为董事长和第二大股东。2007年,公司继续改制,成为一家民营企业,赵锐勇为实控人。

2008年,赵锐勇押上全部身家投拍了长城影视第一部电视剧《红日》。但电视剧还没拍完,剧组经费就已经花完了,改制后的长城影视又还处于资不抵债阶段,公司账户上没有钱,剧组处于停拍边缘。

为筹措经费,赵锐勇利用自己的人脉资源到处借钱,最后连父亲20万元积蓄也拿来了,又争取电视台预付了部分购买播放权的款项,才勉强度过了这段危机。

最后,凭借着《红日》的成功,赵锐勇赚到了第一桶金,利润达2000万元,还收获了2亿元的创投。也是这一年,赵锐勇意识到实体经济要有大发展必须和资本市场实现对接,并开始谋划长城影视上市。

2009年之后,长城影视进入高速发展阶段,拍摄了《东方红1949》、《五星红旗迎风飘扬》、《隋唐英雄》系列、《太平公主秘史》等电视剧。拍摄的剧集数也从2009年的40集迅速扩张到2014年的700集,6年时间翻了17.5倍。

凭借一波电视剧热潮的红利,赵锐勇和他的长城系踏上了登陆资本市场的征途。2010年,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长城集团”)正式成立,成为长城影视等“长城系”公司的控股平台。

2012年5月,长城影视加入IPO储备队伍,拟在上交所上市,但最终遇上IPO暂停。很快,IPO折戟后的长城影视与深陷业绩僵局的江苏宏宝一拍即合,选择借壳上市。

2014年6月5日,江苏宏宝正式更名长城影视,借壳上市完成,长城影视成为继华谊兄弟和华策影视后的第三家影视上市公司,也是首家A股主板上市影视公司。长城集团持有上市公司34.4%股份,成为新的大股东,赵锐勇、赵非凡父子成为公司实控人。

据理财周报报道,截至2014年7月4日,赵锐勇及赵非凡所持股权财富为38.99亿元,排在中国家族财富榜283位。时年60岁的赵锐勇终于第一次实现了上市梦,尝到了资本的甜头。

吃下第一家上市公司1个多月后,赵锐勇又斥资4亿元拿下了第二家上市公司四川圣达,并将其更名为长城动漫。2015年10月到2016年1月,赵锐勇又通过股权转让、二级市场交易等方式出资5亿元拿下天目药业实控权,将产业版图扩张至医药制造,其后不久又将港股上市公司长城一带一路收入囊中。

至此,长城集团旗下上市公司达4家,赵锐勇仅用三年时间成了坐拥3家A股上市公司和1家港股上市公司的资本大鳄,一度被人称为“借壳高手”。

疯狂并购:长城系陷寒冬

然而冬天很快就来了,曾经风光无限的长城系,自2018年起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资金泥潭,通过疯狂并购高速扩张的路子再也走不通,反而留下了债台高筑、主业不振的后患。

据不完全统计,长城影视上市5年间共耗资30多亿元参与并购或设立20多家公司,行业覆盖影视、广告、旅游、实景娱乐等,其中又以广告公司和旅行社居多。

为规避证监会审核、加快收购步伐,长城影视绝大部分收购都采用了现金交易。然而,一方是每年动辄几个亿的现金收购,一方却是捉襟见肘的现金流,“借借借”成了长城影视“买买买”的必然结果,资产负债率大幅上涨。2016年至2018年,长城影视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6.18%、75.76%、82.41%,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另一方面,大规模并购虽然短时间内让长城影视的业绩蒸蒸日上,2015年和2016年分别实现2.9亿、3.06亿净利润。但隐藏在“美丽”业绩下的却是主业不振、“买业绩”的不争事实。

上市之初,长城影视的电视剧收入占比高达99%,然而到了2017年,影视业务营收仅为535.82万,占总营收比例仅为2.04%,广告业务反而占据公司营收的绝大部分,比例高达95.1%。与此同时,其近年来的影视作品也乏善可陈,尽管仍有产出,但却很少出现热门作品。

2017年开始,长城影视的净利润开始呈断崖式下滑。2017年至2019年前三季度,长城影视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分别为1.70亿元、-4.14亿元、-0.41亿元,同比分别下滑33.76%、344.04%、137.02%。

业绩下滑的同时,市值也在大幅缩水,截至2019年12月23日收盘,长城影视市值19.13亿元,相比巅峰时期的180多亿元,蒸发了近九成。

除了长城影视,长城系另外两家公司也处于亏损状态。2018年,长城系旗下3家A股公司合计亏损8.72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三家公司合计亏损仍然有7886.77万元。

与此同时,长城集团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也处于被大比例质押的状态。数据显示,截至三季度末,长城影视的质押比例达89.93%,长城动漫的质押比例为99.33%。

公司每况愈下,实控人也状况百出。2019年以来,实控人赵锐勇、赵非凡因股权质押、借款、担保等事情,多次被监管问询,股权也已被大面积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据中国执行信息网显示,赵锐勇目前共有4条被执行人信息,并被多家法院采取限制消费措施。

2019年11月9日,长城影视、长城动漫又发布公告称,公司实控人赵锐勇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多年前,意气风发的赵锐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希望长城影视未来能成为‘邵氏电影’这样的集团”,并立下了“三年内总市值达到五百亿、五年内达到一千亿”的奋斗目标。

然而,在并购之路上一路狂奔的长城影视最终并没能实现赵锐勇五百亿市值的宏伟目标,曾经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的“借壳高手”最终也深陷债务危机。

责任编辑:

相关推荐:



华讯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风险自负。

提示:华讯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

Copyright大连华讯投资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客服QQ:2491324951